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谢家皇后
第7章 女红
04-13 09:32发布 | 3439字

她是睡到自然醒的,窗子上一片明光,她乘着小轿被送回去。

青荷与青梅也备了热水和同样热腾腾的小米粥,一直在等着她。按着常例,一个多时辰前就该回来了,可是等了又等,热水都凉了又再烧热一回,谢宁这才回来。

青荷脸上一股压抑不住的喜气,赶紧过来扶她进门。

连着两次被宠幸,现在自家才人受宠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了,青荷昨晚乐得半宿没睡着。

更不要说才人今天这么晚才回来了。可见昨晚才人一定很受宠。而且才人这么晚回来,看起来精神又不好,不用问也知是起晚了。

能够多睡这么长时间,皇上对自家才人真是另眼相看啊。

“才人先梳洗一下,奴婢去把粥热一热。用了粥才人再好生歇一歇?”

这安排很妥当。

谢宁醒来之后也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但到底不是自己的地方不自在,这回青荷准备了温度正适宜的热水,她畅快自在的又洗了一回,换上干净软和的里衣,散着头发坐在榻边喝粥。

粥熬的稠稠的,喝下去感觉又热乎又柔和,把肠胃都熨软了。

青荷正动作轻柔的替她擦头发,听着外头来人,连忙起身出去。

来的是白公公的徒儿阮大良。青荷和青梅不敢怠慢,笑着赶紧迎出来。

阮大良笑的比她俩还亲切还热乎呢。

他师傅点了他来谢才人这儿,这是给他的好处。眼见着谢才人要得势了,先结个善缘比什么都强。要是等人家起来了之后再贴上去,人家也不稀罕了。

“阮公公这时候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不敢不敢,皇上吩咐给才人送东西来。”

青荷跟青梅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悦。

这宠幸之后,恩赏也跟着来了。

赏赐的东西谢宁接了之后要遥拜谢恩的,再打赏过阮大良,送走他之后,谢宁才领着青荷一一看皇帝都赏了她什么东西。

四匹缎子,两对金镶宝石步摇,两盒样式精巧的各色银锞子。除了这些传统的例赏之外,还有一套茶具,一本字贴。

皇帝提起赏茶具居然不是顺口一说,还真记住了啊。

谢宁打开那只装茶具的锦盒,里面是一套素天色的茶具。釉色晶莹,那一抹青看起来确实如书上说的“雨过天开云破处”,那样透澈动人。

想到这个是皇帝特意吩咐送来的,感觉拿着就有点烫手了。

青荷心说,这御赐的东西可金贵,瓷器又脆,要是碰坏了可不得了的。她说:“奴婢拿去好生收起来吧。”

“就放着用吧。”

给了就是让她用的,不是为了让她供起来。再说,谁知道赏过这一回,还有没有下一回呢?趁现在年华好,对自己也好一点。

至于字贴,就让谢宁更纠结了。

皇上赏她字贴是什么意思?觉得她字写的难看让她好好练字吗?

接下来的两三天萦香阁那个闹腾啊。

谢宁如果愿意提起笔来写一点后宫日常生活札记之类,那么这一章的回目就可以取做“谢才人喜获荣宠,萦香阁门庭若市”。

没错,真是门庭若市。

来的人比上一回还多,还杂。谢宁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小才人,谁也得罪不起,让这个进来了总不能把另一个拒之门外,但是让她们进来了,三句话不到就开始打听皇上,让谢宁实在无语。

皇上可和气?皇上爱吃什么?皇上喜欢什么颜色?皇上几时再到后苑来?皇上这皇上那,皇上皇上皇上……

谢宁心里应该觉得她们讨厌的,但是她又不能说出来。

她觉得她们也可怜,但是自己又不是菩萨,没那个本事满足她们的心愿。

问题是,就算她克制忍让,让她们进来了,陪她们说话了,她们也根本就不领情,还觉得她非常奸诈阴毒,因为从她嘴里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掏出来。

别人看着谢宁很得宠,还陪皇上用过膳,皇上甚至来萦香阁盘恒过半天!可是问她什么她都不答,要么说不知道,要么说不敢妄自揣测上意,总之就是怕别人从她这儿得了消息反夺了她的宠爱。

好不容易把一屋子闹哄哄的人送走,青梅收拾茶盏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把手里的抹布一甩:“这都什么人啊?才人也太好性了,就不该让她们进来。”

青荷瞪她一眼:“好好干你的活儿吧,乱嚼什么舌头。”

自家才人虽然得了宠,可是又没有晋位,也没有迁宫呢。住在后苑这里,怎么能对这些人不应酬一二呢?要是敢关上门不让他们进来,不到天黑才人的名声就得让她们传的臭不可闻了。

青荷心里也不是不窝火的,刚才来的那什么刘才人、钟才人、梁美人、白才人,李美人……不管她们嘴上说的多好听,青荷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要是才人能得晋封就好了,能晋一级,最起码这些人就算眼红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来。

谢宁让那些人吵吵的头疼,青荷收拾好了外间那一摊子,另端了茶送进屋来:“才人,喝口茶,吃点果子歇歇吧。”

谢宁看见盘子里的石榴,有些奇怪的问:“这时候哪来的石榴?”

“膳房的人额外孝敬才人的。”

石榴又大又圆,火红火红的,一个怕不得有一斤多重,个头儿可真不小。

青荷看谢宁感兴趣,连忙说:“他们说要帮着剥,我说不用剥,就这样就好。才人现在要吃的话,我现在就剥。”

“我现在不饿,先就这么放着吧,看着也挺喜人的。”

青荷按她说的,把两个大石榴拿了放在案上的盘子里,红红的石榴衬着玉白的盘子,倒是给屋里添了一分亮色。

“青梅呢?还在生闷气?”谢宁摆摆手说:“我都不气了,叫她也不用气。晚上咱们吃好吃的,红烧狮子头好不好?”

青荷也笑了:“她忘性大,一会儿就不记得了。狮子头是不是油腻了些?上次膳房做的那豆腐丸子也很好,难得的是把素豆腐做出了肉味儿来还一点都不腻。”

“不用,狮子头怎么就腻了?一点都不腻。”谢宁其实不喜欢那些假荤菜。素菜就素吃,干嘛非得重油赤酱的烧出来,再安上什么素鸡素鸭素火腿的名儿。可能谢宁对它们先入为主有了偏见,怎么也没吃出肉味儿来,就觉得油味儿酱味儿太重了。

豆腐丸子当然也好吃,可她今天不想吃豆腐啊,寡淡了一点,她想吃香喷喷软乎乎的狮子头。

青荷劝不动她只好应下来。

才人什么都挺好,就是对吃食不是一般二般的上心。

青荷想劝劝才人,为着身形苗条,宫里的女人都吃的不多,而且口味都偏素淡,自家才人对吃这么上心,短时间内看不出来,日子久了肯定要后悔的。有空的时候,不如琢磨点别的。

“才人这些天趁着得空,给皇上做点东西吧?”

“做活?”谢宁有些意外的问。

青荷点头说:“才人手艺也还不错的……”说这话青荷有点亏心,才人那女红水平,真是拿不出手。可是只要下点功夫,做的细一点,总会做得好的。

“才人可以给皇上绣点东西,象荷包了,扇坠了什么的,都挺好的啊。”

青荷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不过她猜着才人应该明白的。

精心的做了,递给皇上。即使皇上不戴着,这份儿心意皇上也能明白。如果皇上戴上了,那一看见这东西,不就能想到做东西的人了吗?总之都是能在皇上面前讨好的事儿,别人都巴不得呢,自家才人还真是不开窍。

就她那手艺,还是算了吧。

谢宁第一反应果然是打退堂鼓。

她打小手就笨,又没人好生教过她。写字磕磕巴巴的练了这么久,还叫皇帝美美的看了一回笑话。这要再自曝其短,不定得把她的形象毁成什么样的。

她觉得那细细的一根针总是很不听话,往左扎偏偏从右边透出来了,缝不两针就发现线自己就打成结了,可这结是怎么打出来的她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啊。按着一样的花样子,别人就能绣的分毫不差,她都不知道自己绣出来的那一团烂线是什么东西,就算对着原来的样子认都认不出来。

绣这样的玩意儿送给皇上,那是嫌自己日子过的太舒服吗?

青荷还想再接再励的接着劝她,谢宁赶紧想把她支开:“我再想想吧。对了,晚上除了狮子头,我还想再要个糖醋里脊肉。”

真会吃!

青荷无奈的应了下来,心里来来回回把狮子头骂了好几遍,才出去吩咐青梅了。

青梅倒是没她想的那么多,听说才人没让下午那些人气着,还有胃口点菜,她于是高高兴兴的去膳房传话去了。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谢家皇后"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谢家皇后"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