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谢家皇后
第9章 赏花
04-13 09:32发布 | 3513字

望云阁和萦香阁大小差不太多,不同的是望云阁地势高。宫里的宫室馆阁取名也是有规律的,要是地势低的地方那肯定不会取望云这二字了。登高才能远望嘛,一听名字就知道大概了。

谢宁来的不早也不晚。来太早了大家坐着难免冷场没话说,来晚了又会让人觉得是自恃身分摆架子。

刘才人和孙采女已经来了,梁美人正陪着她们俩坐在那里喝茶说话。谢宁进来的时候刘才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急急的站起身迎出来。孙采女品阶更低,当然也要想身相迎。

梁美人在那儿犹豫了一下。她品阶比谢宁高,论理是不用起身相迎的。但是今天是她特意把人请来的,应该礼数周到一些。

这么一犹豫,谢宁已经进屋到了跟前了,她还坐着没起身。

谢宁并不介意,她向梁美人微笑着行礼:“梁姐姐好。”

梁美人这才象被针扎了一样,有些慌乱的起身来还礼:“谢妹妹来了,妹妹别多礼,都是自家姐妹。”

刘才人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的,心里对梁美人的评价又跌了一截。

说是自家姐妹,那刚才就那么大咧咧的坐着等人问好啊?一个美人有什么了不起?谁不知道皇上早把她忘了,都有一年多没有召幸过她一回了。现在巴巴的下贴子请人来赏花,人家不好拂情面过来了,她还要拿乔摆架子。

这是想同人修好的意思吗?

这么蠢钝的一个人,白长了一张漂亮面孔,怪不得皇上不待见她了。

谢宁入座之后,冯才人也来了,众人又客气扰攘一番。

屋里头这五个人,梁美人生的好,打扮的也格外精心,在众人之中应该是最扎眼的一个。她头上就插戴了一支步摇,下面的流苏在脸侧不住晃悠。

谢宁就不喜欢戴这个,总觉得那些流苏长穗垂珠都碍眼,晃来晃去的挡视线不说,还让人心生烦躁。更不用说戴了这个,转身回头的动作都得格外小心,不然动作一大,穗子很可能被甩起来抽自己的脸。

她就被自己抽过。

再说说最不起眼的那个,肯定是孙采女了。她的品阶最低,脸型不出彩,鼻子有肉,嘴唇偏厚,个子也稍矮了一些。皮肤本来应该是很细嫩的,可粉扑的厚都遮住了。穿的是件高腰襦裙,上下一桶连腰都没有,从头到脚找不出一个优点来。

其他三个人就打扮的都差不多了,谢宁并不比其他人显眼。

刘才人看着谢宁,在心里暗自评判了半晌,也就得出顺眼二字来。

李昭容姗姗来迟,屋里头几个人一起站起身迎她进来。

她的品阶最高,隐然已经和后苑里头这些人不是同一阶层了。身份最高的人总是可以最晚一个到场,旁人等候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来迟了,各位妹妹不要见怪。”

大家纷纷说起客套话来。宫里头这个姐姐妹妹的称呼一般不按年纪排,是按着地位和资历来排的。李昭容论出生年岁,比谢宁和孙采女年长,但是比梁美人她们几个要小。可那又怎么样,梁美人不也得乖乖的叫一声李姐姐吗?人家品阶比你高了两阶,你上去喊一声妹妹试试?那不成了缺心眼儿嘛。

所以李昭容有这个底气对着她们喊妹妹,她们也得客气恭敬的称姐姐。

梁美人把她的茶花请了出来。

花很不错,一共四盆花一字排开放在廊下摆的矮几上,谢宁不太懂花,但是不妨碍她跟着众人一起欣赏。

李昭容借着赏花,也在看人。

她听说了后苑有位谢才人被召幸。谢才人?她认识的姓谢的才人也就是谢宁一个了,刚进宫时候还在一间屋子里住过。

可是时间有点久了,早先的印象已经模糊了。

当时也不算特别熟,就记得人挺安静,脸上时常带着淡淡的笑容。不扎眼,看着让人挺舒服的。

现在一看,眉眼还依稀是旧时的样子,就是又长开了些。皮肤好,象洁白纯净的宣纸,淡墨弯眉,翦水双瞳都象用笔描上去的一样。唇上也用了一点胭脂,晕的深浅均匀,那一抹红就如同揉碎了的三月里的妖娆桃瓣,十分可人。

看着顺眼,让人一下就想起绿水春山,那么柔和温软。

李昭容近来也无宠,看着谢宁的眼神就难免有些微妙。

说真的,她今天过来根本不是赏茶花的,就是听说谢宁也来,她才来的。不是看花,是为了看人。

以她的地位再倒过去巴结一个小才人那太掉价了,可是知己知彼总没有坏处。看看她有哪点儿好,哪点吸引了皇上,自己心里也好有数。

从前有一阵子后宫里的人都盯着陈婕妤。因她得宠,所以她穿什么戴什么熏什么香喝什么茶都有人模仿,模仿的原因是众人觉得皇上应该喜爱这些,那么依着样儿学起来,说不定就也能被皇上相中了。

李昭容却不这样想。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长相性子,旁人硬要学也学不到形神兼备。就象陈婕妤喜欢用深樱桃红的唇脂,把两片唇描的水润润红嘟嘟的,人家嘴唇小,描出来就象樱桃。可要是长着一张大嘴的学她,描出来真是血盆大口,那能学吗?

梁美人和李昭容的关系是有点疙瘩的。梁美人是她们这一批进宫的人里头第一个得幸的,可是李昭容后来居上,梁美人难免会觉得,是她夺了自己的宠。更不要说她只得封了美人,李昭容却压了她一头成了昭容。

见了面还是客气,心里头的滋味那就复杂难言了。

但现在再见面,两人都是昨日黄花,这位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谢才人才是新贵。

梁美人没指望一次相约就能干成什么事儿,她起先性子是傲慢一些,觉得自己生的好,又走了其他人前头。两年冷板凳坐下来,多少傲气也磨平了,不得不放低身段另谋出路。谢宁这里先交好她,以后时日长了总能瞅着机会。

决心是下了,就是行动起来磕磕绊绊不顺利。刚才谢宁进屋的时候她就没拿捏好分寸,现在赏花的时候其实正是借机叙话的好时机,她却又犹豫上了。李昭容才是地位最高的,不好撇下。谢宁那里有个刘才人还有个孙采女紧粘着,她想再过去都有点凑不上了,这边跟李昭容又话不投机,两头都落空。

刘才人正殷勤讨好的问:“谢姐姐喜欢这里头哪一株茶?”

抬手不打笑脸人,谢宁也客气:“这株白茶不错,刘才人你觉得呢?”

刘才人一笑:“我觉得这株红的好。”

这四盆茶花品相都好,最右边的一盆还是双色的。同一朵花,一半黄,一半红,就象有人拿笔染出来的一样,很稀奇。

不过谢宁还是喜欢那盆白色的,花朵有茶杯口大,洁白芳香,看起来显得那么舒展和干净。

孙采女跟在一旁,从头到尾她都没怎么出过声,安静的几乎让人忘了她的存在。

赏了一会儿花,梁美人又请众人吃茶。茶是好茶,可是李昭容只是沾沾唇,谢宁也只是轻轻抿了一口。

就算只是这么一口,青荷侍立在旁都紧张起来了。

宫里头人人谨慎,决不会在不熟悉的地方随意吃喝。谢宁来时青荷还想多叮咛一声,让自家才人务必小心,后来想了想觉得才人应该心里有数,才没有多说。

谁知道梁美人存的什么心?嫉恨的人容易做出疯狂的事情来,小心谨慎一万年都不嫌多。

尤其是入口的东西,更得多加提防。

可现在当着众人,青荷也不能拦她。

好在才人只抿了这么一小口,没有把这一整杯都喝下去的意思。

再看其他人,除了孙采女冯才人两个算是真喝了,其他人的杯里的茶都没怎么见少。

“想想咱们刚进宫学规矩的时候,当时我记得李昭容姐姐是学的最快最好的一个。”

李昭容微笑:“哪里,我记得梁妹妹背诵内律规条比我熟练得多了。倒是孙采女,总是落第,没少被尚宫责罚。”

孙采女有点迟钝的应了一声,连句客套话都接不上来。

梁美人暗自骂了一声蠢钝,不再理她。

当时她们这些人都是在重围中杀出来的,各州各郡都选送了不少美人,最大的是十七岁,最小的只有十二岁,加起来有七八百名呢,要说长的丑的特别粗笨的,早在初选时就刷掉了。最后留下的人里头再一比较,还是能分出高下不等。孙采女就属于垫底的那一种,相貌身材不出众,人也不够机灵。

李昭容来望云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梁美人却心里发急,她是想和谢才人说说话套近乎的,可是到现在也没点进展。

早知道还不如单请谢才人一个,了不起再请一个陪客,现在请的人多了,干什么事儿都不方便。

这精心策划的赏花会却徒劳无功了,这让梁美人如何能甘心?

正琢磨着还能怎么办,宫人突然进来禀报,说陈婕妤来了。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谢家皇后"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谢家皇后"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