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如骄似妻
第2章 惊艳重生
04-13 09:32发布 | 2884字

日与夜,黑与白,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没有清晰的界线。

电子音乐充满节奏感,再内敛的人也会忍不住摇摆起肢体,更不要说黑暗和酒精原本就加深了每一个人内心潜藏的罪孽。

夜店里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谁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哪怕是神仙在此,也得追逐本性里固有的欲|望。

中海市最糜烂的酒吧,这名号自然不是大风刮来的。一扇门隔开人间与地狱,夜色不过初点浓妆,才十一点不到,散台几近全满,二楼的包房则早早就都预订出去,客人当然是非富则贵。

叶婴宁斜着眼睛,手肘支在吧台光滑的镜面上,不时用细长白嫩的手指轻轻扣着,应着乐曲的节拍。

姿态优雅撩人地用手掩口打了个哈欠,叶婴宁蹙了蹙眉,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还不到12点,相比于曾经天亮才卸妆睡觉的日子,如今的这具身体似乎更习惯良好的作息。

她的眼神落到右手手腕,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两公分宽的香槟色时尚手链,彻底盖住了那道有些丑陋狰狞的疤痕。

一个女人,该是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选择用水果刀割腕自杀呢?

叶婴宁至今想不通,她曾过着比妓|女还不如的生活,却也如杂草一般坚忍着活下去,从未动过寻死的念头。

所以,尽管已经出院大半年,她依旧不是很适应,以“夜婴宁”的身份面对这个充满变数令人敬畏的世界。

叶婴宁是个妖艳的美人儿,不然她也做不到靠脸蛋和身体吃饭,但她真正厉害的,是骨子里的媚与娇,融入到了血肉,渗透在一颦一笑。

《聊斋志异》里,蒲松龄笔下,就有一个叫“婴宁”的女鬼。

而现在,她是夜婴宁,一个24岁的已婚女人,内敛沉静,家世清白。

唯一让叶婴宁感到些许欣慰的是,夜婴宁比原来的自己还要美,胸更大,腰更细,腿更长,身材极好,浑身上下一个米粒大的疤痕痘印都找不出。

叶婴宁发现自己“死而复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她对美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执念,确认新身体的原主人是个360°无死角天然美女之后,她才平静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以夜婴宁的身份继续生活。

无袖的纯白蕾|丝紧身上衣,将胸型勾勒得更饱满挺拔,一双纤细修长的腿包裹在牛仔裤中,全身上下并无过分的穿着,但是属于女人的柔美在有些幽暗的灯光下一览无余。

所以,从那一刻起,叶婴宁,就是夜婴宁。

酒里的冰块刺得牙微微泛痛,夜婴宁将唇线抿得紧紧,不自觉露出一颗洁白的虎牙。

面前的玻璃方杯边沿,印了个小小的粉色唇印,酒醉人迷,流转着琥珀般的光泽。

猎|艳的男人很多,但大多都会在搭讪之前掂量一下自身的资本,稍有见识的便一眼看出,夜婴宁并不是一个适合搭讪的好对象。

她不缺钱,一身低调却奢华的打扮足以证明身家,二十岁出头的女人,美,富,连眼神里都透着与年龄不符的冷淡和通透。

不过是逢场作戏,找个乐子,没人会故意挑选hard模式。

难怪在这里坐了近两个小时,夜婴宁竟找不到可以聊聊天的人。

那个与自己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叫,周扬是吧?她皱眉,好不容易才想起他的名字,不知为何,每次想起,心头总是滑过浓浓的厌恶感。

按理来说,这是夜婴宁的合法丈夫,最亲密的枕边人,亲自挑选的携手一生的伴侣,两人结婚才大半年,正是该如胶似漆鹣鲽情深的时候。

但是出院后的夜婴宁惊愕地发现,当晚,周扬就主动搬出了主卧,此后的每晚他都在书房或客厅休息。

她这才总算明白过来,为何自己还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亲密。

夜婴宁来这里并非是想要找男人,只不过周末的时光太长,而她又太闲,实在不想憋在家中,对着周扬大眼对小眼,两个人相看两相厌。

正想着,夜婴宁身边那一直空着的座位上,忽然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气势颇为迫人。

那男人也习惯性地用指节敲了几下台面,熟悉的动作让夜婴宁禁不住呼吸一滞。

下一秒,她就听见了一个低醇好听的男音——

“麻烦一杯B52给我。”

夜婴宁浑身一震,继而缓缓在嘴角绽开妩媚的笑容,果然啊,这种华而不实的鸡尾酒,最适合他了。

天性,真的是无法改变的东西,就像叶婴宁的妩媚妖娆,宠天戈的放浪不羁。

重生后的叶婴宁,一度发疯似的寻找当日自己惨死的线索,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宠家的大少爷宠天戈。

她曾以为想要接近他一定会大费周章,未料到,今晚正是天赐良机!

“B52”中文名字叫做“轰炸机B52”,以咖啡酒,百利甜,金万力各三分之一调制而成,因为每种酒的颜色和密度都不一样,导入酒杯后会有三个颜色,层次分明。

“啪”一声,酒保将最上层的酒点燃,蓝色的火焰在灯光略显昏暗的吧台上绽放,如同起飞的轰炸机。

她托腮,不动声色地轻轻扭过身,双|腿交叠,姿态撩人,与《本能》中莎朗·斯通接受审问时那一幕如出一辙。

周围有些暗暗偷来注视目光的男人,已经开始私下里吞咽口水了。

夜婴宁瞥了一眼那根静静躺在台面上的吸管,笑着轻咬了一下嘴唇,并不开口。

“宠少,我来帮你把吸管放进去好不好呀?”

一个娇嗲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香风一动,那男人身边已经缠上来一个美艳的年轻女人,涂着亮晶晶甲油的手就要去拿吸管。

被叫做“宠少”的男人轻佻地捏了一把女人,毫不掩饰地哼了哼:“帮我,你是想让我帮你吧?”

“讨厌啦,宠少,就会开人家玩笑……”

女人不依地娇笑,在他手臂上轻轻搔了几下,顺势将脸颊贴到他胸口。

夜婴宁媚眼眯了眯,挽起金色亮片手包,从高脚椅上跳下来,一把抓起那盛有轰炸机的鸡尾酒杯。

“张嘴。”

她低声命令着,面前的男人倒也配合,夜婴宁手一抖,再落下时,酒杯已空。

先是一股酒液挥发的香味钻进鼻腔,后是一阵热浪从口中直窜腹内,宠天戈刚要开口,夜婴宁已经踮起脚,在他唇上飞快地舔了一下,接着转身闪进舞池,消失不见。

“呵。”

宠天戈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在嘴角揩了揩,鼻翼间似乎还浮动着来自她嘴唇上的香气。

这女人好毒辣,居然将他的习惯摸得这样准,看来也是个标准玩家。

“谁呀,真讨厌。”

缠着宠天戈的女人不悦地嘀咕了几声,这种来自于同性的威胁让她很不舒服。

作者有话说:

每一章看完之后,麻烦顺手点一下下面的“顶”,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谢谢!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如骄似妻"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如骄似妻"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