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贵夫临门
第5章 互谋
04-13 09:32发布 | 3492字

“小姐今日感觉可好些了,要不要下床走走看?”碧柳将药碗放到桌上,殷切地去扶苏陌素。

“给我先换一身干爽的。”苏陌素顺着碧柳的手,稍微侧翻了个身。

因由那日同意了苏蔓玖计谋的缘故,这半月来,苏陌素倒是再没受过苏醒那日的罪。

瞧着碧柳眼角眉梢的急切,苏陌素心中不禁冷笑,这婢子胳膊肘真是外拐到没边了。

躺了这大半个月,小半是因为有心拖上一拖,另一大半则是因为苏陌素这身子底子着实太虚。这场溺水,实在是去了大半条性命了。

“小姐,奴婢扶您去那边坐着喝药吧?”碧柳心中着实有些焦虑,好不容易得了大小姐的垂青。大小姐应承,只要把这件事做好,就让自己去她身边。大小姐身边的二等丫鬟,也要比二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好太多了。

“我还是没有力气,你先把药端过来给我喝了吧。”碧柳越是急切,苏陌素就越发不急切。

碧柳端着药碗送过来,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姐,要不我帮您把笔墨拿过来?”

苏陌素抬起头讥讽地看碧柳:“你是认为,我坐在床上,还能写好书信?我看,三小姐和四小姐那,你送个口信便是吧。”

碧柳事先已经得了苏蔓玖吩咐,不落下书信这个把柄,她如何肯罢手。思虑到这些,她便有些忍不住:“小姐,没有书信,单凭奴婢传个口信,三小姐和四小姐如何相信?”

见苏陌素脸色不虞,碧柳连忙补充道:“奴婢也是见大小姐一心都为了小姐您,今日大小姐还特意去庙里求平安符了呢,就是希望菩萨保佑小姐您早日好起来。”

“姐姐去的是清凉庙?”苏陌素抬头看向碧柳,不知什么时候,她发髻中倒是插了一根水蓝色的蝴蝶簪子,很是别致。

碧柳见苏陌素有松动的迹象,忙答道:“是城外的大昭寺呢。大小姐说,虽然大昭寺远了些,却都说更为灵验。”

大昭寺与清凉庙哪个更灵验,苏陌素是不知道。左右苏蔓玖不可能真心去替自己求平安符。但是,清凉寺一来一回,半日即可。去大昭寺的话,恐怕今夜苏蔓玖都回不了。

倒是打得好算盘!

苏陌素心中清楚,既然刻意离府,苏蔓玖今日定是要逼得自己写了书信,由碧柳送去了。一来,可除去三妹妹和四妹妹,二来,自己即使想把这事往她身上赖,也是不成了。

可自己哪能容她这般躲过!

苏陌素一手按着额头,一手勉力撑着身下的床榻:“我这身子,实在是劳姐姐费心了。碧柳。你扶我起来坐坐。”

终于将苏陌素的亲笔信拿到了手中,碧柳脸上难掩喜色:“小姐脸色很不好,碧柳扶您上床歇息一下吧。”

“父亲什么时候回来?”苏陌素倚着碧柳,重新坐回床上。

“碧柳会守着门口的,待老爷回来了,就引他去老宅处。小姐您好好休息,不会有意外的。”碧柳如今满心都是要拿着书信去邀功了。

待到碧柳将房门轻声掩上,苏陌素脸上却有着一丝期待的光芒。前世,自己虽待身边人冷漠,却从不肯无凭无证就报复于人。这一世,她却已下定决心,绝不可能这般容忍了。

苏蔓玖以为,她躲到寺庙去,便可将自己摘出去。但那封信,却是实实在在用的她苏蔓玖的笔迹。不仅一笔一划都看不出与苏陌素有关,而且,这个笔迹,还是苏蔓玖的左手笔迹。

这左手笔迹一事,只有苏蔓玖本人和教她的父亲知道。

当日那一番试探,苏陌素有意提及郦鹃,就是为了引得苏蔓玖起疑。

郦鹃虽然不知道苏蔓玖的左手笔迹,却是见过苏陌素的字迹。若是见了字迹不同,难免起疑。而苏陌素身边的燕红和碧柳,却是并不识字的。

天色渐渐暗下来。书信中邀的是戌时在老宅相见。苏陌素换了衣服,揣着手中的另一封信,往老宅慢慢走去。

苏蔓玖既然动了除去三妹妹和四妹妹的心,即使自己不写那封信。想来,她也会再出计策。如今,唯有自己一同前往老宅。

父亲膝下只得四个女儿。总不可能,除了嫡女以外的,通通杖毙了。再者,自己和三妹妹、四妹妹身上,同有苏蔓玖写的相邀之信,更会让父亲相信不是?

走过花园的时候,昏暗的天色中隐约还有仆从在打扫。苏陌素从一旁侧身而过,却是见那仆从突然跪在地上。

“小姐。”

苏陌素听着那熟悉的哭腔,抬眼望去,那穿着灰色麻衣的竟不是个小厮,而是个丫鬟。

“燕红?”自落水之后,苏陌素就未见过燕红。她猜想,或许是苏蔓玖怨恨苏陌素过去的所作所为,便将她身边的贴身丫鬟发卖了出去。却是不想,燕红是被罚在这边打扫。

不过半月没见,燕红瘦弱了不少。她跪行到苏陌素面前,小声抽泣:“小姐,燕红一直担心您的身子,您可好了?郦鹃那丫鬟将当日的计划,已对大小姐和盘托出。您千万要小心,碧柳如今也是大小姐的人了。”

苏陌素没有做声,只是点了点头。碧柳投诚,苏陌素并不意外。前世的自己太过愚蠢,嫡女这身份本能轻易拥有许多东西,包括家中仆从的所谓忠心。相较碧柳,她反而更加推敲面前燕红的心思。

燕红声音微微低了一些:“小姐,燕红一直想告诉您这些。可是大小姐根本不让我离开这个院子。但今日,我见到了柳姨娘,还从地上捡到了这个。”

燕红将一张纸片从衣襟中取出碰到苏陌素面前:“我呆在院中,远远见着水亭中是柳姨娘的身影,便想将郦鹃、碧柳的事告诉柳姨娘。可却见到碧柳将小姐您的贴身玉佩交予柳姨娘,然后柳姨娘便急匆匆走了。”

“柳姨娘走后,我见碧柳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将它撕了个粉碎。其余纸片都飘入了湖中,燕红只捡到了这个。”

苏陌素接过燕红手中的纸片。那纸片只有半片指甲大小,但上面模糊可见的两字,却正是苏陌素今天日间所写。

老宅、禁忌、书信、信物。

所有的一切瞬间联系起来。苏陌素陡然明白,自己用郦鹃做幌子,想引苏蔓玖入局。却不知,从一开始,苏蔓玖就替自己做了一个局!

起初,苏蔓玖提出要引三妹妹和四妹妹进老宅之事,勾起苏陌素的兴趣。之后,又借由碧柳的口,说出她去了大昭寺。

碧柳三番四次催苏陌素写信,而苏陌素也一心借由信件反诬苏蔓玖,却没有想过:从一开始,苏蔓玖要的就不是信!

她要的是信物!

对于三妹妹和四妹妹两个孩童来说,一样姐姐的贴身物件,定是引不得她们前去犯禁。但是,柳姨娘则不同了。

这半个月来,柳姨娘数次想来看望苏陌素,都恰恰好地逢上苏蔓玖在此处。思女心切,女儿的贴身丫鬟送来信物,趁苏蔓玖不在府之时,在罕有人烟的老宅见上一面。

怎么想,这都合乎情理。怎么看,柳姨娘都不会不去这一趟。

苏陌素手渐渐攥紧,自己真是愚不可及!

从一开始,苏蔓玖算计的就不是苏亭亭和苏玉立。她算计的就是柳姨娘!

“小姐?”燕红的声音将苏陌素思绪拉回。

面前的丫鬟十分小心翼翼地看着苏陌素,她已将该说的话说完。可是,不仅仅是大小姐变了,小姐也变了。往日里,只要一听到柳姨娘的事,小姐就慌了神。可如今,小姐却是站在此处,半晌也未见行动。

苏陌素心中有些挣扎。她不是真的苏陌素。她骨子里,她魂魄里,都不是柳如烟的女儿。前世,柳如烟没有伤害她,但柳如烟的女儿杀了她,杀了她的儿子元徽。

柳如烟算她的半个仇人。

但,如今这具身子就是苏陌素的。她借着柳如烟女儿的身体,拥有了重活一世的机会。

柳如烟是她身子的生母,是她的亲人。

苏陌素挣扎着走近了西院。

西院里面黑漆漆一片。如果柳如烟真的相信了这碧柳的话,定是已经走了进去。而算着时辰,父亲也快回来了。

咯吱。

苏陌素踩断了一根枝桠。

想来是夜里风大,有枯枝被吹到了地上。

就救柳姨娘这一回,就为了这身子与她割舍不开的母子情。苏陌素下了决心,抬脚便走进了院中。

一个粗重的呼吸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老宅中响起走动的声音。

苏陌素下意识躲了起来。柳姨娘是女子,不可能步子这般重。

老宅中出现一个高大的阴影。苏陌素看不清楚面容,却是清晰看到对方越走越近。

“不要躲了,快出来吧。”那男人清晰听到了脚步声。夜里极静,他知道院子里进来了人。

“柳姨娘,你就出来吧。老爷平时半年也去不了你院子里一趟,今日就让我好好疼惜疼惜你。”男人淫笑着就往树后面抓去。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贵夫临门"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贵夫临门"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