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娇医
第4章 为你
04-13 09:32发布 | 3820字

怜惜他的同时,一想到自己已经打上了这个人的标签,齐妙就觉得不能更忧伤了。

“没事。这事儿你也别对外去说。”白希云疲惫的靠着软枕,沙哑的道:“我自小就有这样毛病,极少出去,接触的人除了父亲世交的几家人,其余的并无多余接触,他们与我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又做什么要害我。”

“你的意思是,这很有可能是自家人所为?”一想老太君和安陆侯夫人仇人似的嘴脸,齐妙觉得极有可能:“那大夫开的药,我看你还是先不要吃。回头我写方子来为你调理。”

白希云默许了。

反正他知道自己还有四年半的阳寿,不会现在就死的。而且谁又能确定一直给他瞧病的周大夫是不是靠得住?

思及此,白希云心下冷笑。很好,这才刚刚开始,就已经发现了与前生认知完全不同的转变了。这不是越来越有趣了吗?

齐妙去寻了一身浅粉交领素面妆花褙子,搭了鹅黄襦裙,长发随意挽起以玉簪固定,想了想,又从妆奁中挑出珍珠发箍戴上,淡雅又不失贵重,不会因装扮不合时宜而被人抓住把柄。

她没有得力的人。陪嫁的两个婢女未必靠得住,院子里原本的人又都听了吩咐消极怠工。

齐妙也不恼怒,就直接去了小厨房。

因白希云常年卧病,沁园为方便特意建了小厨房,从前下人们也不敢怠慢世子,是以厨房里的食材还都是新鲜进的。

齐妙决定为他预备一些蔬菜粥。

砂锅里放了些高汤和粳米饭,然后将鸡蛋搅成蛋花倒入,加入菠菜,黄瓜丝,胡萝卜丝,只放了很少的盐。

她的厨艺虽称不上十分好,却也差强人意,预备些寻常吃的倒也不难。只是这里的炉火需要人工的去加减柴火,这粥预备的还是略有些手忙脚乱。

好在最后不算失败。

端砂锅时候,她的手被烫了一片红,但是用凉水浸了浸,不多时就恢复如初了。

她有些迟疑。

她的血既然有愈合的能力,那么能不能医治白希云的病,解他的毒呢?

将蔬菜粥放在一旁晾着,她四处看看想做个实验。最后找到了一条活的鲤鱼。

将鱼捞了出来,以布垫着按在砧板上,用菜刀在它背上划了一刀寸许长的口子,将它用盆罩住免得乱跳蹦到地上,随后又洗净了刀,割破了手指。

两三滴血液低下,手指上的伤口便愈合了。

而鱼的伤口也不再流血,放置了约一炷香(十五分钟)时间,那道一寸长的伤口就消失了。

将缺氧的鱼放回缸里,齐妙决定再给自己一刀。

她将两滴血掺入了蔬菜粥。

虽不知道效用,可也不至于两滴血就将人吃死了吧?反正不治白希云也是个死。

这么一想,她淡定多了,回房服侍白希云吃粥。

他的胃口素来很差,但因是齐妙亲手预备的,他哪里忍心拒绝?入口之下,却觉蔬菜粥清淡又香纯,将他早就因苦药吃多了而麻木的味觉也调动起来,许久以来第一次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吃。

他吃了一整碗粥。齐妙却不在喂他了:“不能一次吃的太多,反正这些都是你的,回头慢慢吃,待会儿我要去给公爹和婆婆敬茶,还要去见过老太君,你好生歇一会儿,以前的药我不敢给你用,回头想法子出去买些药材来,我亲自给你煎药。”

白希云疲惫的躺着,虽身体不舒服,可也不知是否肚子里有了底,身上动辄的酸痛和脏腑里的虚疲之感到底减弱许多,这会子精神了一些。

他决不能让她自己去面对那些人。

“你先别去。”拉过她的手,让她身子低一些:“我有话告诉你。”

“什么话?”齐妙靠近他。

白希云压低声音:“你的陪房婢女应该有个叫碧苑的吧?她虽然是你的贴身丫鬟,却忠诚的很,你去叫她来,让她帮我办点事。”

齐妙诧异的看着他。这人都快病死了,居然还将她身边的人都是谁弄的一清二楚。

她自己还是询问之下才知有碧苑,睡了一觉继承了记忆后才确信有这么一号人的。

只不过从前在齐家,碧苑与她并不十分亲近。

“好吧。”齐妙不想忤了世子爷的意思,且也想看看他到底是要做什么。是以她出了门去寻人。

还是在后院里找到了正在拔杂草的碧苑。

“姑娘?您怎么来了?”碧苑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

“谁让你跟这儿拔草的?”

“是管事的嬷嬷。”见齐妙已经更衣妥当,碧苑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因为没有服侍主子妥帖,却不好意思张口说致歉的话。

齐妙莞尔,吩咐碧苑洗了手回正屋。

不多时,碧苑换了身干净衣裳来了,先给躺在拔步床上的白希云行了礼。

白希云也不啰嗦,言简意赅的道:“碧苑,你主子如今身边只有你一个得用的人,我吩咐你到府外帮我找一个人,你能做到吗?”

碧苑看了看一旁的齐妙,见齐妙点头,她才认真的颔首:“请您吩咐。”

白希云吩咐碧苑时,齐妙回避了。

她与世子爷不很熟悉,想来他是没有可用之人才会要用到她的婢女,指不定吩咐一些什么事是不希望人知道的。

齐妙去小厨房专门煎药的侧间将白希云用的药拆开一包,仔细检查果然发现一些药材并不适合现在虚不受补的体质。也不知道给他瞧病的大夫是真不懂还是诊断失误。

“夫人。”碧苑在廊下道:“世子请您回去呢。婢子这就先去办事了。”

“知道了。”

嘱咐了碧苑路上小心,就回了卧房。

到了内室里,不等开口,白希云先严肃的道:“过来。”

才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齐妙觉得自己最好不要顶撞,免得将人气死了,抿着唇到了床畔站定。

“坐!”

犹豫的坐在床边的小锦杌上。

她那样惧怕他,叫白希云心内烦躁,拍拍床沿:“坐的那么远,看我能吃了你不成!”

蛇精病吧这人……

无奈的起身,又坐到床畔,却被白希云一把搂住了腰拉进怀里。

“世子爷,你……”

“为何回避了?”将她抱在怀中,白希云已是费劲了全身力气,幸而他是靠着迎枕坐着的,否则不知会不会搂着她一起栽倒。

见他气喘虚弱,齐妙也不好再挣扎,免得伤了他,只紧绷着身子做无声的抵抗,“世子要吩咐碧苑事情,我不方便听,自然要出去的。”

白希云被气乐了。

“你是我明媒正娶来的妻子,有什么道理我与婢女说话,要我的夫人回避?”白希云瘦的骨节分明的手握着她肩,让她看着他:“妙儿,你我夫妻一体,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可明白?”

齐妙诧异的望着他,想不到一个古人会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的眼神认真专注,虽还是因病而枯槁的容貌,阴森之气让她生畏,可是如此近距离她才发现,其实他有一双十分漂亮温柔的眼睛,那双眼里盛放了太多的情绪,反而死寂如古井一般。

也只有让他动气,才看得出波动。

齐妙心下动容,“我……”

“你不愿意?”白希云蹙眉,再度将她拥入怀中。

在他灵魂飘荡时,有多少次看到她独坐灯下委屈的落泪,多少次亲眼看到她被白希暮凌辱,他都想这样做。

如今他说话有人听到,他能为她做事,起码不要让他死之后害得她两眼一抹黑。

“妙儿。”他轻声在她耳畔道:“我让碧苑出府去聚贤阁帮我寻一个朋友来。”

“聚贤阁?”齐妙的记忆中,聚贤阁是京都最繁华的酒楼,其特殊的经营方式,让城中贵妇女眷们有时也会选择此处相聚。

而且据传言,聚贤阁幕后的所有者是银通票号的当家。

“是。我在他那有一些银子,让他带来给你保存,还有我请他帮忙买几个合适的婢女进来。”

“啊?”

“傻丫头,既然他们安排的人靠不住,咱们不会自己买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任性吗?

他一个久病缠绵的,哪里来的银子啊!

白希云还在嘱咐:“待会儿人来了,就叫个牙婆来将今日不听你吩咐的下人都发卖了。咱们沁园不养目中无主的奴才。”他的目光狠厉,似是盯上猎物的猛禽。

他现在做的,其实就是前生死后灵魂不散之时一直懊悔的。齐妙当时没有带着孩子离开侯府,正因为一个弱质女流又生的那样容貌且无娘家可依靠,着实没有在外生存的能力。

而他呢?明明有那么多的秘密产业,却因觉得女人家不要搀和男人外面的事而没有直接交给她。

那些明面上能动的产业,都被白希暮得到了。

暗地里那些,却因好友与他相继离世而成了永远的秘密。

“我那个朋友姓骆名咏,表字君逸,大我两岁,与我是结拜弟兄。平日里我身子不好不能出去,都是他在帮我打理。他人品贵重值得信赖,将来我若有个不测,你就可以去聚贤阁找他帮忙,他一定会替我照看你,绝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去。”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娇医"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娇医"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