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娇医
第6章 拿捏
04-13 09:32发布 | 3780字

他病弱多年,极少有机会出去,竟能与朋友赚来这么多银子,可见他虽身体不好,脑子却是灵光的。

只是这种霸道总裁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齐妙脑子晕乎乎的,手中的钱袋仿佛重逾千金。

既然到了此处,得了这具身体带来的好处,那也该将责任与危机也都一手托起。她没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就算要依附丈夫过活,也要不得这么多的银票啊,这些银子放在寻常人家都够生活一辈子还有余。

“妙儿?”见她愣神,白希云温和的唤她,可惜他嗓音沙哑,气息无力,听不出温柔小意,只叫人觉得背脊冒寒气。

齐妙回过神,将钱袋放在他身畔,又顺手将他薄被掖了掖,端了温水喂给他几口。

她一切动作行云流水,白希云只注意到她端着白瓷小碗和汤匙的玉指修长,指甲圆润,注意到鼻端淡雅的馨香,并未留心钱袋。她如此体贴,叫他整颗心都熨帖起来,前生的遗憾、痴缠,加之才刚知道了那些他从前不知道的事,如今在望着她,除了深爱,更有怜惜。

“你待会儿去处置那些人,尽管放开手去做,我虽不才,可只要没咽气我就依然是世子,你是我的夫人,他们不会拿你如何的。”

“我知道,这便去了。”齐妙搁下白瓷碗,起身要走。

骆咏眼神示意,白希云才发现手边的钱袋。

“妙儿,这银票你去收着。”

“就先搁着,总归是你的银子,往后若真不能依靠侯府,使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

“什么我的银子。我才说的你都忘了。”

他说,他的一切都是她的。

她记得,也很动容,更加觉得一个古代男子能对妻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属不易。只是心里依旧还过不了那道坎。

见白希云脸色不好看,齐妙笑着道:“这也是我房间嘛,总不好出门也带着这些去,怪沉的不说,还时刻担心丢了。”说着屈膝行礼便转身出去。

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白希云久久不语。

骆咏看了看屋门,又看看白希云,噗嗤笑了:“怎么,你不高兴?”

“她这是跟我外道。”

骆咏看不过他如此失落的模样,翻了个白眼,“她不是拜金的女子,你该高兴才是,她虽过了门,到底还是新嫁娘。”

一句话点醒了白希云。

是了,他有前生记忆,可她没有!

于她来说,他只是才刚相识一天的新婚夫君而已。

他现在半拉身子在鬼门关里,她还在尽心尽力的服侍他,今日一早没有丢下他自个儿先走,还搀扶他走了那么远的路,可见她的品行前生今世都没变过。

那就让他们重头来过也好。

只是当务之急……

“君逸,我身体至此是中了毒,妙儿虽会些医术,到底是女孩子家,你看机会为我寻个大夫,扮作账房或老仆之类的送进来。”

骆咏听闻是中毒,差点蹦起来:“那群混蛋,我早就说他们不对劲!怎么先前给你瞧病的周大夫就没瞧出端倪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白希云冷笑:“那些人若存了要我死的心,怕是打定主意变着法子针对我的。我只是疑惑,为何万贵妃也派了太医来,却没一个说我是中毒?”

“是啊。这其中必有什么蹊跷之处。不过幸而是现在发现了。”骆咏感慨道:“我看你夫人是个不错的女子,也是你的福星,往后你就大好了,也要好好的对待人家。”

“你这下不说她是冒牌货了?”白希云似笑非笑看他。

他本就瘦的吓人,气色也不好,一双眼睛在下凹的脸上尤其大,明明是个揶揄的表情,被他做来却觉阴森森的。

骆咏做受惊吓状:“你跟你新媳妇儿可不要这样,仔细吓着人。”心里却是为好友心疼不值。曾经俊美无俦的人,竟被病魔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我也是为了你不平,原想着那齐婥是个名冠京城的闺秀,你若非生来体弱带了这病来,比京城那个俊后生差?要才学要家世,你又比谁差多少?你哪里配不上齐婥?谁承想那其中又有这种事儿,想不到齐将军竟是这样的人。”

“与其说齐将军,不如说我爹无耻。我还没死呢,他就先惦记上他儿媳妇!”一动气,白希云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骆咏忙端了水来给他喝了几口。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白希云总觉得同一杯水,齐妙喂给他的就格外甘甜,骆咏喂的只是普通的水。

摇了摇头甩掉不该有的心思,白希云便示意骆咏附耳过来,压低声音与他商量起来。

这时的齐妙端雅的站在院当中,吩咐才刚得来的婢女:“冰莲,你去拿了册子,将今日入府的都记录在册。既是世子爷自个儿添的人,月例银子自然由沁园来出。至于沁园原本那些不服管教的,就只好请你们让出位子了。”

齐妙扬声,对着院门口、墙根处那些躲日头看热闹的人道:“你们拿着侯府的银子,既不听沁园的吩咐,就不必留下了,听谁的吩咐现在就去找谁吧,碧苑,带着这几位将人都撵出去。”

“是。”碧苑听了吩咐,就拉着新来的问莲,玉莲,爱莲几个一同去撵人。

老仆们自不肯走,一时间疯辩起来:“世子夫人好没道理,我们是侯府的人,凭什么要我们走!”

“就是,世子夫人初来乍到,就算新官上任也不至于先拿咱们放火,咱们又没做错什么。”

……

一群人叽叽喳喳,问莲、爱莲几个都不好动作,生怕动了手会引起大的冲突,只得跟在齐妙身旁保护着,以防这些人突然发难伤了主子。

齐妙仿佛听不到不堪入耳的声音,只缓步走向他们。

仆妇们远处咋呼使得,可近距离却觉得在齐妙的注视之下有些张不开嘴了。

齐妙指着一年轻的婢女:“才刚吩咐要热水,你装听不见。”

婢女一窒,别开脸:“我没听见。”

“你还好些。”拍了拍以为年长嬷嬷的肩膀:“好心告诉我小厨房里有柴有水,要用热水自己去提水烧去。”

那嬷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没了言语。

“还有你,也是个好的。我说世子爷还饿着,你夸我在娘家就心灵手巧,中馈之事一定难不住我,让我自个儿去预备。”齐妙又笑着拍拍另一老妈子的肩膀。她并未用多大的力气,却将那妈妈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

齐妙娇软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怒气,气势却极迫人:“你们都是好的,我这庙太小,容不下你们这些大佛,我又是新媳妇脸皮薄,也不好发落你们,既然你们觉得伺候世子和我很委屈,这府里自然有你们喜欢伺候的人。”

“冰莲,这就将他们都送去锦绣园,给老太君发落吧。老太君心疼孙子,为了世子身子不好焦急的什么似的,你们反倒一味的躲懒怠慢世子。我倒要看看老太君如何发落你们。”

齐妙说罢,回身走向丹墀。

而那一众仆婢终于回过味儿来,这位新夫人根本不是预料中那样软弱可欺!

想留下是不成了,可到了老太君那,也不知会不会护着他们。

众人都迟疑着依次出去。

到最后,却有两个穿着体面一些的大丫鬟对视了一眼转身跪下。

“世子夫人,婢子是服侍世子爷的人,婢子不想走。”

“原来是眉兰和眉珊啊。”这两位是世子房里的大丫鬟,比那些都要有体面的,昨儿晚上婚房外头就是他们两个守着。

齐妙站在他们近前,道:“今日一早,你们在何处?”

“回世子夫人,婢子……那时是老太君吩咐了婢子去上院。”

“是吗,既然如此,你们还是去老太君身边服侍吧。”齐妙含笑望着二人,温柔嘱咐道:“你们二人既是大丫鬟,自然是与其他的人不同,老太君信得过你们,你们也要好生服侍才是。我新进白家的门,世子爷这里也需要照顾,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你们两人在老太君身边好歹替我多周全周全。”

齐妙双手扶二人起身:“这便去吧。”

眉珊和眉兰差点哭了。

他们才刚得吩咐要好生观察世子夫人,事还没做,却被送回去了,老太君知道了还不定会怎么动气。是谁说世子夫人软弱好拿捏的?这消息纯属是胡扯!

两婢女还预求饶,齐妙却已上了丹墀回到廊下,叫了冰莲、玉莲几个进屋去,将院子留给了新来的丫鬟婆子们看管。

站在陌生人中间,眉兰与眉珊就显得多余了,只得灰溜溜退下往老太君的锦绣园去了。

卧房中,白希云与骆咏的对话已告一段落。齐妙进门来,屋内似都带了淡淡的花香,再望她袅娜身姿与娇美容颜,白希云目光深沉,险些看的痴了去。

齐妙就被那“阴森”的眼神看的手足无措,沉默片刻,见他面上疲色更甚,宛然道:“世子爷,您要不要小憩片刻?”

久病之人已是难得说了这么多的话,白希云当真是累极的。

只是他怎能让她独自去面那些人?何况方才他们还将院中的人大换血一番。

“我不累,先替我更衣吧,我陪你去前厅敬茶。”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娇医"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娇医"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