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凤乱九宫
第6章 恋•链•红宝石(上)
04-04 13:47发布 | 4728字

“沼泽与雄鹿”酒馆从不打烊,一百年来,它始终矗立在酒神殿最东边的小巷子里,不曾关门歇业。尽管这座高大的建筑向南歪斜,犹如醉酒的狂徒,但布兰特毫不怀疑它还将继续矗立一百年。这里贩卖麦酒、苹果酒、葡萄酒以及产自砂骑国的发酵马奶酒给过路人,水手和歌手、修士与王公、学徒与小偷都是这儿的常客。

从王宫到这个小酒馆之间有着不近的距离,道路也纵横交错、狭窄蜿蜒,即便非常熟悉道路的乞丐,一不留神也会迷了路,多绕上好几圈。

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喝酒,他们应该不会找到我了吧。布兰特•海根隐没在角落灯烛的阴影里,大口吞咽着烈性苹果酒。

此刻的酒馆大堂热闹非凡,身穿粗麻长袍的修士围坐一桌,谈论着上帝和女人;头发掉光、胡子却格外茂盛的铁匠师父两条腿上各坐着一个雏妓,正向同桌的伙伴吹嘘自己打出来的符文兵器在战场上如何神勇;斜对面的桌边有两个雇佣骑士在低声交谈,两人的手在桌子底下偷偷触碰,刚刚谈成了一笔交易;吧台上某位年轻歌手正卖力地拨弄竖琴,一边弹唱着一首露骨的歌谣,一边在经过的女侍应胸前摸上一把;更远一点的桌子已经被掀翻,一个喝得烂醉的流浪汉被喝得更醉的家伙踢得趴在地上睡着了。“国王万岁!”不知谁提议,大堂里应声一片,连角落里的布兰特也举起了酒杯,微笑着高喊:“国王万岁!”

这时,门开了,夜晚的凉风从外面灌进来,布兰特好不容易才看清走进酒馆的人——一个穿着灰色亚麻斗篷的矮个子,头上的帽兜摭住了大半张脸,身上没穿任何盔甲,也没带剑,能够供人辨认的只有走路时摆动的腰肢——灰袍下的是个女人。

女人径直朝吧台走去。那儿正坐着一个老人,穿着一件斑斑点点的鹿皮上衣,系带紧紧绷在大肚子上,乱蓬蓬的红胡子覆盖了脸颊和下巴,像一团肮脏的稻草。老人独自一人,神情悲苦地喝着杯中的麦酒,直到灰袍女人走近,才抬起浑浊的眼睛:“爵士?还是女士?”

“我不是什么女士,”灰袍子里传出局促不安的声音,“我是来向您致歉的。我弟弟是佛罗里安•卢卡斯。”

老人一听到佛罗里安这名字,立刻激动起来,他一挥手,把女人推了个趔趄,“滚开!”他指着灰袍女人骂了起来,“你弟弟强暴了我女儿,还打折了她三根肋骨!你们这帮只吃饭不干活的蛀虫、高贵的领主老爷!白天鞭打我们还嫌不够,晚上还要爬上我们的床、侮辱我们的女人!”他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穿灰袍的女人,而她被老人一推搡,现在正面朝布兰特的方向。

一道红光闪耀了布兰特的眼睛,把他的目光引向那女人的前胸——那是红宝石的光芒,顺着女人的脖子向上看去,隐匿在衣领间的是一条红宝石颈链,上面的宝石颗颗饱满,色泽艳丽,前端最大的一颗有鸽子蛋大小,镶嵌在纯银托盘上,四个方向各装饰着一朵鸢尾花。

原来是卡丝提娜小姐,哥哥的新宠。克里奥身边总是不缺美女的,他带这个卡丝提娜小姐出席过一两次皇家晚宴,别的没记住,她胸前那串红宝石倒是让布兰特印象深刻。喝酒遇见哥哥的情妇,布兰特顿时失去了兴趣,一口气喝干杯子里的苹果酒,准备离开。

“我真诚地向您和您的女儿道歉,请您撤消对我弟弟的指控,我保证,佛罗里安不是个残酷的孩子,他一定是喝多了酒,或者听信了坏同伴的挑唆,您知道的,男孩都爱面子,”卡丝提娜的声音听上去无比悲凄,她抓住老人的胳膊,祈求他的原谅,“求求您了,杰森大叔,如果您不撤消指控,佛罗里安这辈子就完了。”

“别再提那个名字!”老杰森怒视着她,“那我的萝拉呢?她这辈子就会好过吗?哪个正派的绅士会娶她、哪位领主的城堡会收留她作女仆?她走在大街上,人家会拿石头砸她,说她是不要脸的娼妓,她最终的归宿只有嫁给身有残疾又老又丑的农夫、或是跟着哪个斯坎布雷城戏班作暗娼,直到被卖进不知名的妓院!”

“对不起、对不起……”卡丝提娜低下了头,随即解下脖子上那串红宝石颈链,“我会补偿你们,这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过些时候我父母会带来更多的赔偿,请您无论如何收回指控。”

老杰森气得浑身乱战,脸红得跟胡子一个颜色,他再一次挥开卡丝提娜,连同她递过来的颈链,“你们这群自称贵族的家伙,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跑到别人家里偷盗奸淫,完事之后扔下几个铜板就拍拍屁股走人?”他把手中的象牙酒杯捏得咯咯直响,“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的灵魂将被克尔柏洛斯㊣拖进地狱,那里有铺满尖刺的地面和不停碾压你们的巨石,你们每走一步所流的血,就是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所作的一宗罪!”说完,他不再理会卡丝提娜的纠缠,摔杯而去。

布兰特弯腰捡起脚边那条红宝石颈链,端详了一会儿,又看看颓然欲倒的卡丝提娜,后者的帽兜在挣扯中被老杰森挥到了脑后,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和满头金色瀑布般的长发。

“哦!这么深漂亮的小妞儿哪!”面对卡丝提娜的美貌,酒馆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有一桌人甚至大声说笑出来,“这回老杰森可亏大了,人家强奸了他女儿,他满可以强奸人家的姐姐嘛!”“呵呵,这妞儿可比他的萝拉正点多了!”“要不咱们上吧,为可怜的小萝拉讨回正义!”三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从桌边靠过来,吓得卡丝提娜直往后躲,她的后背对着吧台,已经退无可退。酒馆老板,一个嚼着烟叶的中年男人笑看着这一切,什么也没有说。

看吧,恶意的平民和残酷的贵族,都他妈一个德行。

不过,这个夜晚总算完美了——布兰特把红宝石颈链往腰间一掖,站起身来朝着那三个菜鸟一拳挥了过去。

﹡﹡﹡﹡﹡﹡﹡我

线﹡﹡﹡﹡﹡﹡﹡

结结实实打了一架的布兰特心满意足地从地上爬起来,环顾被砸得稀烂的酒馆,朝柜台扔了一枚银币,对老板说:“报歉砸碎了你的花梨木椅子,我坐着很舒服哪。不过你得赶快收拾好这里,明天我还来。”然后拉着目瞪口呆的美女卡丝提娜离开了“沼泽与雄鹿”酒馆。

“妈的,这酒馆名副其实!”布兰特脚步踉跄,嘴里还不忘了赞叹,“这帮人打起架来个个像雄鹿,而且地面真的跟沼泽一样坑人。”

“那是因为你喝醉了,王子殿下。”卡丝提娜从他出手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布兰特•海根,酒谷国国王的次子。

“谁?”布兰特从腰带里掏出那串红宝石颈链,在眼前晃了晃,“哪个王子会喝醉?”

卡丝提娜愠怒地夺过颈链,闭口不语。两个人默默走在漆黑的夜色里,顺着小巷的指引向酒神殿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前方出现了酒神殿的灯火,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我以为我会得到一个吻,或者至少是一句‘谢谢’。”布兰特在黑暗中耸了耸肩,“不过无所谓,感谢你陪我走了这么远的路,再见,卡丝提娜小姐。”说完,布兰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应该恨你。”卡丝提娜的眼里冰与火在交锋,最后,她终于叹了口气,主动走到布兰特面前,说道:“你都听到了,我弟弟他……他进了监狱。这是个天大的错误!我们卢卡斯家族虽然有钱,可我们都是正派人,从来不欺压良善……”她还想为弟弟辩护,可从布兰特渐渐冷淡的眼神里,她还是看出了改换方向的必要性,于是她说道,“佛罗里安是来应征王子殿下的御前侍卫的,而我,则因为贪玩偷偷跑出来,我们离开家乡那个贫脊的小镇,来到酒神殿这样的大都市,我们疯狂地玩乐、尝试各种新鲜和刺激,直到——”

“直到你弟弟犯了所有贵族公子都爱犯的错误?”布兰特轻蔑地一笑。

卡丝提娜点了点头:“是的,他犯了罪,而我没有来得及阻止他。我急得发疯,又不敢通知家里,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也没能和弟弟见上一面。于是我转而向上帝祈祷,希望祂能给我一个机会,”黑暗中,卡丝提娜的眼睛闪闪发光,“我的上帝一定是听到了我虔诚的祈祷!有人告诉我,只要克里昂王子和盛夏之国的公主订婚,国王就会大赦天下,到时候我弟弟就能无罪释放!可谁知道,谁知道……”她看向布兰特,眼神中交织着感激与忿恨。

“谁知道订婚的却是次子。”布兰特了然地指出。其实这也是布兰特躲出王宫的原因,他本是闲人一个,指望着和自己那混蛋老哥搞好关系,等他当上国王以后能分给自己一座小城堡。然而盛夏之国的一场宫廷政变彻底改变了的他悠闲人生——本来父亲派出特使是去给长子克里昂提亲的,却被新任的盛夏女王临时改成了与次子联姻,而且连公主也不是那个公主了,次子对次女,哈,正合适。布兰特一下子被卷入了锋口浪尖,他害怕宫廷里人们的质问和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父王和兄长,他只能选择逃避。

“消息从王宫守卫那里传来,我才知道上天跟我开了多么残忍的一个玩笑,它给了我希望,却又无情地夺走,我别无选择,只能转身去求受害者,求他们撤消指控。可是你也看到了,无论我怎么求他们都不会有结果的。我没希望了是不是?”卡丝提娜抹着眼泪,抽泣起来,“无论我怎么努力都不行,是不是?”

“可是你认识克里昂,”你是他的情妇嘛,布兰特好不容易忍住了没有冲口而出,换了个委婉的说法,“你可以动用王子的势力啊。说穿了这也就是公子哥儿喝多了酒后乱性,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子是个正直的人!”卡丝提娜叫道,差点害布兰特被自己的唾沫呛死,“你认为如果他知道了我弟弟的品行有瑕疵,他还会要他当自己的御前侍卫吗?”

“正直的人。”布兰特玩味着这个词,不,了解克里昂的人绝不会这么评价他。“恕我冒昧,你和我哥哥,额,发展到哪一步了?”

卡丝提娜没料到布兰特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语塞,她跺着脚,把头扭过去,又扭回来,在黑暗中瞪着他,最后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总之我们没有越界!”

布兰特耸耸眉毛,了然一笑:“就是说还没上床。”这就说得通了,克里昂对待女人就像对待猎物,总是先玩上几回合猫鼠游戏,再扑上去一口吞下,相信他对卡丝提娜还没到露出真面目的那一步。他继续发问:“那你爱他吗?”

卡丝提娜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问这么露骨的问题,但直觉告诉她,布兰特可以信赖——他问问题,是因为他想帮自己;如果他闭口不言,那才是毫无希望了。于是她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回答他:“我不知道我是否爱上了他,但我为他着迷。”

“哈!”布兰特尖锐地笑道,“所有少女都为他着迷。”

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对味儿。

借着酒神殿那边照过来的火光,卡丝提娜抬起头来认真打量眼前的酒谷国次子。对于一位王子来说,布兰特也算不修边幅了,即便在黑暗里,卡丝提娜也能感觉到他脸上那些胡渣的存在。王子有着刚硬的棱角,眼窝深陷,鼻子挺拔,由于他喜欢耸眉,宽阔的额头上总是平铺着三道皱摺,使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而一旦他凝紧眉峰、眼神认真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其实非常英俊。不过此刻他的表情就没那么赏心悦目了,因为他又把眉毛耸了起来,嘴角浮着一抹浑蛋的笑,好像在说“我可没当真”。

“你问了这么多,到底能不能帮我?”卡丝提娜快没耐心了,她感觉自己像个傻瓜,被布兰特耍来耍去。

“那要看你弟弟是不是真如你所说,是个本性不坏的男孩。”布兰特伸手要过卡丝提娜的红宝石颈链,“我会去牢里看一看,这个我先收下,次子从不免费帮助别人。”

卡丝提娜心里一阵狂喜,面前的这个人让她看到了希望,上帝啊,但愿这一次不要让我的希望再度落空!“谢谢!谢谢您!殿下!”

“明天同一时间在这里等我。”布兰特扬了扬手中的颈链,向酒神殿走去。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凤乱九宫"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凤乱九宫"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