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凤乱九宫
第3章 盛夏的公主
09-15 08:32发布 | 2929字

站在绝冬城最高的瞭望塔上,索兰达公主的视线越过还在喘着粗气往上爬的两个妹妹,落在不远处校场上正在训练的士兵身上,那里,塞德里克骑士正神情肃穆地端坐在马上,满头火红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他的士兵两个一组正在练习拼杀,呼喝之声搭乘飞向高空的风,听来格外嘹亮振奋。

城墙上旌旗招展,每一面旗帜都绣着德林王族的家徽:两只金色飞龙环伺着一顶火红玫瑰的王冠。索兰达对这个家徵很不满意,觉得玫瑰太过柔弱和浪漫,不符合王族的身份,应该换成两把滴血的宝剑,这样才能让人望之胆寒,心生畏惧。可是她的母亲,克萝伊女王却不以为然,她总是会说:“统治者的铁腕固然重要,但能给臣民信心的,始终是仁爱。”每当听到这样的回答,索兰达总是嫌恶地别过脸去不看她的母亲,心情变得更加恶劣。

那种心情,就像此时,看到这两个妹妹一样。

索兰达皱着眉头,打量着凡妮莎和伊丽娅。凡妮莎今年十二岁,继承了母亲的深邃碧眼和德林家族的红棕色长发,三人之中她的肤色最为白皙,但同时也让她看上去更加瘦削,十二年来,她得到了母亲的偏爱与宠溺,举止像个淑女,时时处处都保持着皇家公主的作派;伊丽娅最小,还不满十岁,让她登上这么多级台阶实在有些为难,不过小伊丽娅并不像她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她那双坚忍的银灰色眸子甚至常常让索兰达觉得害怕,因为迄今为止,整个盛夏王国没有一个人知道伊丽娅的魔法是什么。

索兰达恼恨地看着她们,深黑色的眼瞳里有刀锋闪过,但只有那么一瞬,她又恢复了常态,继续用戴着鹿皮手套的左手寻找着那块石砖。在绝冬城那漫长的五百年岁月里,这座高塔不止一次遭雷暴击中,起火燃烧,顶端的石墙经过冰与火的洗礼,当年刷的泥浆早已干燥风化,砖石容易松落,索兰达经常爬到塔顶向北方瞭望,因此熟悉这里的每一块砖石,她一点点移动着脚步,感受着手上传来的触感,一条细碎的裂缝,一个双刃交叉的标记,哈!找到了!索兰达转过身,向两位妹妹打了个手势:“过来,就这儿。”

凡妮莎和伊丽娅对视了一眼,犹犹豫豫地不敢动,但是也不敢违抗索兰达的命令,挨挤着凑了过去,那片城墙的外面,除了近到可以伸手触摸的天空,就是城堡里一切的熙来攘往和更远一点的河流与农田。对于两个小女孩而言,这无异于虚空,她们不明白自己的姐姐到底要让她们看什么。

当两位公主探寻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索兰达开口讲起了故事:“在遥远而又古老的女巫歌谣里,有这样一种生物,它们有着带羽的翅膀、锋锐的眼神与利爪,它们翱翔于天空之中,栖息在百丈悬崖的阴影之下,每到黄昏,它们迷一样的身形无声地滑过苍穹,以王者的姿态俯瞰下方的人间万象。”

“是鹰。”凡妮莎说,她的声音柔和悦耳,甜美动听,却令索兰达暗自不爽,在整个王宫里,她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这样柔和悦耳、甜美动听的声音。

“对,没错,”索兰达瞪了凡妮莎一眼,“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凡妮莎看了看身边的伊丽娅,后者鼓励地朝她眨了眨眼睛,她这才鼓足勇气说道:“我在皇家图书馆里看过一本名叫《史前世界物种传记》的书,书上记录了鹰的生活习性,不过书中辞藻单调,没有您说得这么诗意。”

哼,真会拍马屁。索兰达眯着眼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凡妮莎,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按在那块石砖上面。伊丽娅吓了一跳,连连向后退去,凡妮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俯身在石墙上发不出声来。

“我可没功夫跟你吊书袋,再说,我要说的不是这个。”索兰达手上加力,直到凡妮莎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才满意地收回手,

“和狮鹫不同,鹰是真实存在过的,它们有王者之态,因为它们个个都经过了严苛的挑选,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能够活下来的,当然有资格傲视天下。你们知道鹰巢里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鹰会怎么做吗?”

索兰达看了看两个妹妹,发现她们都一脸迷惑的神情,于是微笑起来,转而换上了平缓柔和的语调,倒真的像一个大姐姐在给妹妹讲睡前故事,“它们互相推挤,把其他小鹰推到窝外面——百丈悬崖的下面。为了能活下去、为了吃到更多的食物,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也为了独得父母的宠爱,它们的手上沾满了自己兄弟姐妹的鲜血,可是,它们并不为此而负罪愧疚,因为它们延续了最强的能量,让自己的种群变得更加强大!”

索兰达突然诡异地一笑,“而这,也正是我眼下要做的事。”说完,她猛地一推凡妮莎,可怜的公主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飞出了塔台,她的紫天鹅绒裙袂带倒了一小片砖墙,双手在虚空中无助地乱抓,接着整个人像一只折拢双翼的蝴蝶,极速向地面冲去。

索兰达转过头来没有看那一幕,倒不是因为羞愧或是害怕,而是——她疯狂的眼神漫向伊丽娅——“该你了。”

伊丽娅用两只胖胖的小手死死捂着嘴,显然是吓坏了,不满十岁的她还理解不了索兰达那个关于鹰的故事,但她却知道从这么高的高塔上摔下去凡妮莎必死无疑。曾经,她淘气的爬上皇宫花园的矮篱墙,结果被墙上的龙葵藤拌了一跤,从墙上摔了下来,那一下,足足让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这座瞭望塔的高度虽然不清楚,但光是往上爬就花了她们一刻钟,还不算停下来喘气的时间,这种高度真的会要人命的。伊丽娅见索兰达转向了自己,忙向后退去,本能地想找到来时的路,可是塔台上空间窄小,索兰达抢上一步还是钳住了她的胳膊。

不,我不想死。伊丽娅在心底大叫着,脑海中想像着地面正朝她迎面袭来,整个世界摊在下方,却又空无一物,惟有冰雪、寒冷和死亡,塔下就是皇宫校场,地面上插满了锯齿状的距马,它们如飞矛般朝她射来,等待着给她热烈的拥抱。一阵绝望的恐惧笼罩了伊丽娅。

就是现在,说出来吧。你得做出抉择,如果你不说话,就只有摔死一途。小公主在最后的挣扎中终于崩溃了,她大喊道:“不!不要把我推下去!妈妈!妈妈!救救我!”接着,放声大哭起来。

妈妈。索兰达甫一听到这个字眼就停住了手。妈妈,对于孩子来说,应该代表着保护和爱、是孩子的全部世界吧。眼前这个胖乎乎的小丫头,只是一个需要母亲保护的孩子,哪里有一点盛夏公主的样子,就算她有最厉害的魔法,在生死关头都使不出来,看来也没什么大用处。于是,索兰达改变了主意,她伸出强有力的手指托住伊丽娅的下巴,把她的头粗暴地抬起来:“从现在起,你敢说一个字,我就用锡勺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我知道你晚上睡哪儿!”

伊丽娅浑身发冷,不住地打着哆嗦,但还是止住了哭声拼命点头。

这时候,索兰达突然不动了,她直起身,侧过耳朵听着空气里传来的风声,刚才跟伊丽娅的纠缠让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凡妮莎公主的坠塔必然引发一场骚乱,可现在,四下里却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索兰达探身朝下看去,塞德里克爵士的火红长发依然在校场里飞扬,他的士兵们散漫在四周,有的用木剑对着假人猛砍,有的练习持盾与投掷,有的靠着墙角偷懒,什么场景都有,就是没有她期待中的那一团殷红血渍。

“该死!”索兰达咒骂着空气,从大腿里侧的皮带上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弯柄匕首,然后拉过伊丽娅,半拖半拽地拉她下塔。伊丽娅死死盯着那把匕首,拼命想要离它远一点,不过在飞奔下几段石阶之后,伊丽娅看到索兰达把那匕首丢在了一个角落里,她疑惑地看了姐姐一眼,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索兰达没时间理自己的妹妹,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凡妮莎这蠢丫头的魔法根本不是柔媚术,而是瞬移,我居然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抓住她!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凤乱九宫"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凤乱九宫"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