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第1章 大殿风情
04-13 09:33发布 | 3400字

女子衣衫半解,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浑身上下散发着妖娆的气息。但这妖娆与她的体态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整个身体都攀附在身前男子的身上,眼眸水遮雾绕的媚意荡漾,红唇急切地在男人的脸上吻着,而她那不安的小手也急切地探向男人胸前。随着那不安的抚摸,女子的吻也变得更加得炽热,似乎是想将那俊美绝伦的男人整个吃在口中揉在身体里。

男人的身子似乎很僵,想逃开却又忍住不动,任由着女子急切的在自己身上抚摸着、探索着。他的目光越过攀附身上急于求欢的女子,落在不远处跪在地上的女子身上。

那跪地的女子一身雪白衣衫,除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苍白,左脸颊上一块铜钱大小的略红胎记与雪白肌肤形成了对比,头发也是黄巴巴的,双肩如削,身材瘦小,她实际年龄应该有十八岁,可瞧着那身形却如十四五岁的样子。此刻的她跪在那里一脸茫然,不知是不是被吓傻了。

她便是将军府庶出大小姐颜月,从被她妹妹颜沁拉入大殿起,她便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据闻颜月和其母亲在将军府中毫无地位,更因她左脸上有胎记而倍受欺凌,性格安静怯懦,不仅不受将军及其夫人待见,其妹颜沁也常欺负于她,就是连下人也常给她脸色。男人注视着颜月,脑海里想着隐卫们所查的信息。

在那男人的注视下,颜月一直安静地跪在地上,茫然地瞪大双眼,却对眼前旖旎的风光视而不见。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突然脱口喊道:“冤-枉!冤枉!”

这声音太过突兀,以致于大殿突然变得一片沉寂。那殿中的男子直接把那攀附身上的女子推倒在地,大踏步地走到了颜月的面前。弯下腰,一只手拎着颜月的衣领略一用力,颜月便两脚摇摇晃晃地离了地。

眼前出现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五官如雕刻般棱角分明,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紧抿的无情的薄唇。往下是宽厚的肩膀,高大的身躯上一袭绣金纹的紫长衫。就在颜月呆呆凝视之际,一声怒斥传入耳际:“冤――枉?你父亲通敌叛国,公然对抗朝廷,事到如今,你这个丑丫头居然敢给他喊冤。”

不知是不是吓傻了的缘故,颜月盯着男人双眼发直脸色呆板。不过这倒让那紫衣男子目露鄙夷之色!松开了那拎着颜月的手,颜月当即毫无形象摔倒在地上。而那男子再也不瞧颜月一眼,还嫌脏似地拿出帕子用力地在手上擦了几下。

“皇上,沁儿在这呢!”只是片刻间,那妖娆万分的女子又如影随形地跟在了慕容炎身边。

“沁――儿?”男人的声音里更多了几分玩味,盯着那妖娆的女子眼神薄怒更盛。这一次他给了那妖娆女子回应。避开那女子焦渴的唇,他的手熟练地探入女子衣内,任意抚摸,任意煽风点火。几次挑拨那女子已发出了娇柔的呻.吟。

这番近在咫尺的表演,让那目光呆滞神情痴傻的颜月突然变得清醒了许多。凝视着眼前少儿不宜的画面,颜月的眼神从茫然转为清澈,接着更多的是好奇中夹杂着一丝期待,那眼神灵动之极,那感觉仿若一个爱看动画片的小朋友,正无比期待着剧情的发展。

“告诉朕,你父亲与苍穆国的来往信件都藏在何处?你那哥哥凌越尘平时又如何与你们联系?”男子眼神一片清冷,紧抿的薄唇宣告着男人此时不愉悦的心情。他的手却依旧停留在那妖娆女子的胸前,不紧不慢地抚摸着,可惜的是那怀中女子此时只有求欢之心,哪里还有心思回答任何问题。

“颜月,你和那凌越尘一向走得甚近,你告诉朕,你父亲与苍穆国的来往信件都藏在何处?”慕容炎目光再次转到那跪在那一动不动的颜月,目光相对,颜月连忙垂下头来!慕容炎不禁一震,那眼中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还有她似乎一直盯着自己和颜沁看。

慕容炎心中诧异,手突然在那妖娆女子的胸前用力,这动作让那女子发出一声即痛苦又欢愉的叫声。这一次慕容炎相信绝对没有错过颜月的眼神,没有恐惧、没有害羞,更没有胆怯怯懦,有的只是好奇,甚至还有些期待!目光流转,慕容炎再次为之震撼,那颜月现在根本不是跪在地上,而是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感情刚才被慕容炎放落在地上之后,她便再没有跪倒。

“我不知道。”快速简捷地回答却让慕容炎目光变得惊骇不已,居然敢自称“我”,这个颜月她是傻了还是疯了?慕容炎的眼神突然变得飘乎不安,停顿片刻之后怒斥道:“一个女子如此不知羞耻,看男女之事居然不害羞!”

“饮食男女,本是正常!”颜月再次毫不迟疑地答道,连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本正经严肃不已。

“饮食男女,本属正常?你一个未出阁的将军府深闺小姐旁观此事居然如此认知!”瞬间慕容炎的眼中已然飞沙走石,风暴骤起。

未出阁!将军府的小姐!颜月表情突然发僵,眼中光芒闪烁不定。在慕容炎冰冷的目光下,那灵动多变的眼眸似乎突然想起了某些事似的,心虚地躲过慕容炎的眼光,落在了那妖娆万分的女子身上。只是这一次,她的表情突然变得惊疑不定,妹妹的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额头上的汗水也不正常,颜月不禁习惯性地吸了吸鼻子,清楚地闻到了催情药的味道。原来颜沁她不是为了救父亲主动勾引皇上,而是被下了催情药!

随着她的目光和小动作,慕容炎的脸色也变得越发不堪。没想到这个颜月倒是带给了自己异样的惊喜,既然如此,何不将这场戏闹得更有趣些!就在颜月疑惑之际,却听到冰冷地声音穿透殿门:“来人,把那颜老匹夫带来!”接着那声音低了下来:“颜月,既然如此正常之事,朕便让你和你父亲共同观看又有何妨!”

这句话雷得颜月目瞪口呆,颜月瞬间想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这皇上给颜沁下了催情药,想借着颜沁之事好好羞辱父亲和自己,更想借此事逼其父交出一些东西。这般想来,颜月的目光不由露出些鄙夷,一个皇上,居然借着羞辱一个女人来达到目的,岂不是有些太不男人了。

而那厢颜沁已然开始热切地解衣,露出美妙的胸,纤细柔软的腰,小巧挺翘的臀,修长笔直的腿。颜月不禁叹息,虽然这个颜沁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姐妹之情,虽然那个什么颜老人家与自己也没关系,可毕竟自己借了人家女儿的身子!不救一下有些对不起良心!

颜月快速地拨下头上的发簪,在那慕容炎诧异地眼神中,飞快地用发簪连点了颜沁的几处穴位,就在颜沁倒地失去了意识之际,颜月更飞快地把颜沁的衣服整理好!此刻颜月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要让一个父亲看到女儿受辱的形象,否则老人家的心里肯定会难受之极。

颜月手脚麻利地处理好颜沁之事,刚一站起却觉眼前寒光一闪,一把剑已指到了颜月的咽喉。惊愕地抬头,正碰上那慕容炎惊愕震怒地眼神。他的眼神有震惊,有怀疑,有恼怒,还有着浓浓的杀气,似乎他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暴戾的凶狠气息,那薄唇轻启,冷冷地声音已灌入颜月的耳畔:“你不是颜月,你是谁?”

片刻的震惊之后颜月很快恢复平静,坦然地回道:“臣女当然是颜月,臣女脸上的胎记能作假吗?皇上若认为臣女不是颜月,那臣女是谁?”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到底是谁?否则朕现在就杀了你这个妹妹!”慕容炎几乎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绝不是线报中所说的颜月,她不懂大戎朝最基本的礼仪,神态中根本没有尊卑,更不知恐惧,说话还指手划脚!

颜月怔怔地盯着这个脸上一片狰狞的男子,从他眼中的猩红烈焰可以知道他真的能说到做到!可事实能说吗?真正的颜月已然在抄家才开始时惊惧身亡,此时站在这里的颜月是一个幸运又不幸的穿越者,一个拥有前身和今世记忆的人,一个医学上的高端人才。

颜月刚醒来时,记忆还没有从前世被好友残害的残酷中清醒,就被今世的妹妹颜沁拉到了这大殿中。跪在大殿里良久之后,颜月才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搭上了穿越的末班车,弄清楚今世的处界。想着自己也够倒霉的,别人穿越都是公主皇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自己倒好,穿成了一个罪臣之女,还没有花容月貌。唯一庆幸的是年轻了几岁。

眼前的这个女子居然无视自己的提问,居然在神游。慕容炎气的手中的长剑都在颤抖。就在慕容炎濒临盛怒的边缘时,殿外传来侍卫紧张的声音:“禀告皇上,有乱党劫人犯!”

“把这两个丫头带着,老匹夫若敢逃跑,朕就让他亲眼看看他女儿的首级如何落地!”慕容炎恶狠狠地厉声交代着,目光在颜月的身上再次闪过,脚步匆匆地走出大殿。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