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第3章 你是鬼魂
04-13 09:33发布 | 3604字

再次睁开眼睛,颜月只觉全身一片冰凉,身下更是硬硬得极不舒服。这情形让颜月迅速地清醒。

大殿,又是古代的大殿,只是此大殿不是彼大殿,眼前的这个大殿比那个颜将军府不知要富丽堂皇多少倍。蟠龙金柱直通殿顶,地上是金砖漫地。还有那大殿内的光线让颜月觉得不太对劲,那似乎不像自然光,向着那光源望去,才发现这大殿的上方镶嵌了无数的夜明珠。而在那大殿前方两米高的楠木高台前,坐在那儿正聚精会神地做着什么的人正是慕容炎!瞧他的坐椅,通体髹上黄金,栩栩如生的飞龙蜿蜒盘旋于椅背,气势威严充满着王者霸气。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慕容炎上朝的地方吧。

颜月躺在地上把慕容炎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自己还真是一个倒霉蛋。二十一世纪的自己白白枉死不说,这大戎朝似乎也与自己八字相冲。而且这慕容炎也太不男人了,不让自己死也就罢了,还这般把自己点了穴扔在这大殿的地上,若冻出来什么毛病岂不是惨了,还有那原身的母亲情况也不知怎么样了?

再看那慕容炎,此时已换了一身月白色龙袍。他就那般静静坐在那里,却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敬畏。他似乎察觉到了颜月注视的目光,突然从那厚厚的奏折中抬起头来。正与颜月凝神注视的目光相对,一瞬间,他的眼眸如一个无底的黑洞,幽沉阴晦,望之让人浑身发寒。

在颜月的注视下,他慢慢地起身来到了颜月的身侧,然后他手臂轻扬,颜月的身体已恢复自由。颜月毫无形象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习惯使然,第一件事便是转几圈脖子,只是才转了半圈颜月却僵在了那里,因为这样的举动绝不是一个古代小姐所为。而身边慕容炎的眼中早已是惊涛骇浪。半刻后方才缓缓问道:“你似乎并不担心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家人?”

他的声音冰冷,却有着浓浓的质疑。颜月再次僵在了那里,这前身主人与母亲血肉相联的亲情居然浓浓地刻到了骨髓中,只要听到母亲两字身体就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让现在的颜月与那离去的颜月似乎融成了一个人。闭上眼睛努力调控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颜月的声音依旧有些颤抖:“你,你,你把她们怎么了?”

慕容炎的唇角浮起一丝冰冷的笑意,仿佛并不曾在意颜月说话的方式和用词,淡淡地道““你交出证据,朕便饶了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妹妹。”这个选择题再次让颜月陷入了僵局。交证据,颜月没有;目睹母亲和妹妹死去,颜月也看不下去;想死遁,行不通。

颜月急了,一急之下颜月说话忘了顾忌:“皇上,我确实不知道父亲做过什么通敌叛国之事,更不知上哪去找皇上需要的通敌叛国的证据。皇上乃天下君主,怎能如此胁迫我一个弱女子,这让颜月感觉皇上很不够男人!”随着颜月的话,慕容炎的唇边却绽放了一个微微的笑意,只是那深邃的黑眸却是无边的冰寒,那笑让人觉得寒颤,空气中更有一种让颜月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臣女是说,威胁利诱不是君主所为……”颜月后悔了,刚才的话不仅对皇上自称了“我”字,还说皇上“不够男人”。颜月连忙口舌无措地纠正,却突然觉得自己多说多错,还不如闭上嘴吧来得安全。这一刻颜月希望刚才的片断能像拍电影一般,直接掐了。

长长的迫人心神的宁静,颜月恐惧地盯着慕容炎。他的脸色如寒冰一般,黑眸危险的眯起,他就站在那里冷冷地打量着颜月,直看得颜月脸上的汗水再度流下来方才慢慢开口:“前朝大戎城有一件异事,有妇人周氏一日落水,醒来后对家中之人一个不识,说话也如鸟叫般无人听懂。有大师猜测是附了不知哪里的鬼魂恶魔,于是放置那火中驱赶……”

慕容炎慢慢地说着,眼神却不落下颜月的任何一点表现。慕容炎满意地看到那张小脸变得一片苍白,身子也在瑟瑟发抖。从在将军府中时慕容炎便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颜月,起初只是怀疑她被人掉包,可在颜月晕迷的时间,慕容炎询问了将军府中所有的人,更是亲自验了她的胎记,确定是颜月本人无疑。但慕容炎在询问时却了解到一个事实,那便是颜月刚闻抄家之时突然惊厥,连呼息都已没有,醒来后就突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本朝150年,轩辕城也出现一件异事,有一男婴出生能语,声称自己来自从没听过的朝代,在那里他已有双十年华,更已娶妻生子。当时家人认为是不祥之人,挖坑活埋。”慕容炎慢慢地说着,颜月的脸色早已变得一片灰白,依慕容炎所说,颜月猜测定是有灵魂附在了那周氏和婴儿的身上。只是那附在周氏身上的灵魂与这里语言不通,更不知隐藏自己,结果便早早结束了这穿越重生的机会。而那男婴更是倒霉,早早暴露,乃至遭到活埋的命运。

“颜月,你本气息全无,却又突然转醒,难道你是鬼魂附体吗?”慕容炎眼神阴鸷得吓人,深邃的眸子如刀刃般锐利地划过颜月的全身。据慕容炎所查,颜月懦弱,怎会说出那般毫无礼数之语。更何况她一直养在深闺,连刀都没碰过,又怎么可能会那剖胸缝合的医术。她那熟练的点穴,精湛的医术,以及毫无礼节约束的习惯说话方式和表现,一切一切都让慕容炎想到了那两上鬼魂的事件。

“我是颜月,不信你可以问我的母亲、父亲,还有颜沁,我可以把我从小长到大的事全部都说给你听,我真的是颜月。还有,你以前也到过我们将军府,我都记得。至于那医术,我是跟师傅偷偷学的。臣女对皇上一直忠心耿耿,天地可鉴!”这一次颜月说着吓得眼泪都落了下来,两个穿越者,一个火中烧死,一个生生活埋,如果他把自己当成鬼魂看待,那结果如何!此时的颜月唯有庆幸自己还拥有这前世的记忆,若不然自己真得是无可遁迹。

慕容炎就那般冷冷地盯着,没见他怎样动作,人已来到了颜月的身前。手更是毫不怜惜地抬起了颜月下巴,鄙夷地道:“颜月,你是人也罢,是鬼魂也罢,朕只要证据,颜文忠通敌叛国的证据!”

颜月的大脑再也没有任何思维,现在的情况似乎又回到了刚才,证据,自己根本没有证据!就是颜月人傻怔怔地呆在那之时,耳边传来“嘶嘶”几声,胸前便传来一片沁凉,雪白的香肩和诱人的浮沟出现在慕容炎的眼前。耳边传来慕容炎低哑的声音:“颜月,刚才你不是说朕不够男人吗?朕证明给你看如何?”

颜月想要惊叫,可张口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唇已被一张冰冷的唇封住。颜月就那般无知无觉地任由那慕容炎吻了半天,思维才从僵化中醒了过来。一阵拳打脚踢,可每一招都被对方轻松化解,那冰冷的唇似乎也随着颜月的这番挣扎变得灼热起来。趁着那舌在口腔中肆虐之际,颜月用力咬了下去,只是才刚用力,那慕容炎便已聪明地逃了出去。

“色狼,浑蛋,什么狗屁皇帝!纯粹就是地痞流氓!”颜月的嘴吧一得到解放,一连串没有经过大脑考虑的话语便如黄河之水泛滥。

“你不交出证据,朕就在这大殿要了你!你还可以声音更大些,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朕是如何待你!”慕容炎的眼中已是飞沙走石,这样灭九族的话这个女人也敢说,今天不让这个女人得到教训,慕容炎都过不了自己那关。

一点点地逼近,一点点地后退,颜月惊恐地发现自己已退到了大殿的墙角,而那慕容炎则如同一个无法逾越的堡垒高高矗立在身前,他眼中的凶狠已让颜月无法看清眼前男人的面目,心中只有那漫无天际的恐惧。

挣扎,却只是无望。如同猫戏老鼠一般,颜月越是恐惧,慕容炎却越是满意。他每一次出手,颜月的衣服便会少了一点,等颜月挣扎惊叫声音慢慢平息,他会再伸出手继续。衣服一点点地被撕裂,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虽然身材瘦削,可那紧致的胸,不盈一握的腰却让慕容炎眼中的怒火慢慢地多了另一种情愫。

颜月的大脑从起初的恐惧慢慢地恢复了冷静,敌强我弱,正面对抗绝对取不到任何的好处,唯有寻找时机,寻找有利的时机一举成功。因此当慕容炎的唇再次霸道地吮啃撕咬着颜月的唇时,颜月已彻底地放弃了反抗。任由他灵巧的舌尖舐弄着自己的唇舌,任他的胸膛紧紧贴自己只穿着一个肚兜和一件亵裤的身体。

“不反抗了?”慕容炎突然抬起头鄙夷地问道,纵是此时他依然保持着理智与冷静。

颜月心念一动,当即妩媚一笑,踮脚尖主动吻上了他的唇。慕容炎身体一僵,却站立不动,任由颜月的唇在自己的唇边煽风点火。颜月使出浑身的解数,唇舌灵巧地挑逗着那冰冷的唇,那雕刻般的轮廓,纵是那幽深的眼眸也不放过。当颜月隔着衣服吻到他的前胸时,终于感觉到那男人有了变化。

他的呼吸变得灼热,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炙热,颜月抬起头,盯着他的眼,小手小心地探入他的胸膛。他的眼中有诧异,有迷茫,有矛盾,有迟疑,有情欲,还有些期待……机不可失,颜月一只手轻柔地探近了他的小腹,就在慕容炎还有些迟疑和迷茫之际,颜月的另一只手快速地找到他的膝下麻穴,用力一点。就在颜月得意地注视下,慕容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当然颜月没有忘了把他胳膊上的麻穴也一并点上。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