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第4章 走为上计
04-13 09:33发布 | 3881字

在慕容炎惊诧之极的注视下,颜月很快地冲到那龙案之前,现在的颜月迫不急待地要找一个凶器。那满桌摆放的却都是折子,唯有那大大的砚台似乎可以充当此时颜月心中所需。颜月犹豫片刻,伸手将那砚台拿起便重新奔回到慕容炎的身边。

“慕容炎,不要小看了我手中的这个东西,我只要把这东西对着你的太阳穴用力砸下去,你的小命就会完完了!知道吗?”颜月恶狠狠地道,虽然言中力度比那语言本身少了许多。那举在慕容炎上方的砚台中还有些未干的墨汁随着颜月手的颤抖滴了下去,滴到了慕容炎那月白色龙袍上,慕容炎本已紧皱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现在,你命人快送来一套男人衣服,再给我准备一辆车送我离开皇宫。如果你想呼救,我手中的砚台会毫不客气地砸到你的脑袋上。大不了同归于尽,你想清楚了再说。”颜月记得那些警匪片中被围困的歹徒最后提出的要求都是飞机和钱,此时颜月最需要的却是衣服和车。平生第一次用他人性命作威胁,威胁的还是可怕的皇帝,虽然努力想作出一副凶神恶煞地模样,可却焦灼的小脸却怎么也露不出凶狠之相。

“小乙,送一套便装放在大殿门口,不可偷窥。”慕容炎扬声喊道,声音却十分的平静。听得颜月不禁点头,皇上就是皇上,临危不惧,且思虑周全,自己此时衣衫不整的模样落在那些人眼里,确实有些不太合适。

“皇上,可要备其它?”那被唤作小乙的男人道。

“车!车!快点!”颜月焦急地提示着,不忘把那砚台在慕容炎的脸颊上空再抖了几下,这一次有一滴墨汁落在了慕容炎的脸上,慕容炎的眼神变了又变,直盯着颜月心中发毛,手中的砚台也不由自主地撤退了些。终才听到慕容炎冷冷地声道:“让朕的轿子就在殿外等候。”

殿外传来匆匆离去的脚步声,颜月不由地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撩起遮在眼前的长发,这才发现自己脸上尽是汗水。

大殿里是一片奇异的安静,慕容炎紧锁着眉头,眼神变幻不定。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着了这个丑丫头的道。而偏偏那慕容炎不可否认,刚才在颜月的主动诱惑之下,慕容炎确实有些迷惑了,否则也不会着了这个丫头的道。慕容炎也很庆幸,庆幸那颜月无杀已之心,否则刚才她完全可以趁自己不备时动手,虽不一定能杀得了自己,那情形也会十分惊险。

当然同样庆幸的也是颜月,只可惜某人此时正在紧张地盘算着如何逃离这可怕的境遇,倒忘了此时大殿下那躺在地上的男人正注意着自己。

灵动的眼眸不知在琢磨些什么,只是那紧抿的唇和那颤抖的手暴露了她的紧张。18岁的年龄应该已然发育成熟,怎么那胸还是那般的小。而且这般衣衫不整地立在男人面前,却毫无羞怯之心。是脑筋缺根弦,还是不在意这男女之防。慕容炎蓦然想起在那将军府时,颜月紧盯着自己与颜沁调情时的模样。她所说的那句‘饮食男女,本是正常’犹在耳畔,想到此慕容炎不禁冷哼一声。

“皇上,一切皆备妥,可要奴才等进殿侍候皇上更衣?”细细地声音在大殿外问道。

“把衣服放在大殿门槛上,不得偷窥!”慕容炎再次重复道。

颜月已是喜颜于色,急匆匆放下手中砚台冲到那大殿门口。透过紧闭的门向外看去,果然在那大殿的门槛上摆放了一个洁白如玉的盘子,那盘子里摆放的正是颜月所需的衣服。而大殿外不远处真的停放着一个轿子。

颜月迅速拿起那衣服,很快地冲回殿内,这一次颜月也没顾得上看那男人一眼,便开始手忙脚乱地穿了起来。

“这是皇袍,你也敢随便穿吗?”慕容炎冰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中似乎藏着一种莫名的杀机。

“我只知道这是衣服,穿上衣服总比不穿衣服好。当然我不是皇上,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颜月随口答道,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衣服上。颜色颜月倒不在意,只是衣服大小太不合适。衣服袖子太长,只能卷了又卷;下摆也长出许多许多,颜月随手把那下摆挽起,直接系在了腰上。这感觉,仿佛成了宽松的蓬蓬裙。

“穿好了衣服,你准备到哪去?”慕容炎再次问道。

“出宫,先出宫再说,对,你告诉他们把轿子抬到……”颜月话没说完人便愣在了那里。那慕容炎不知何时已站在颜月的面前,整个人充满了肃杀之气。

颜月只觉大脑一片空白,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慕容炎是被点了麻穴,可麻穴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自解,何况这个慕容炎身负武功,想要解开麻穴更是轻而易举。感情这半天慕容炎只是在寻求缓兵之计。

“把轿子抬到哪呢?宫外随便一个地方?还是将军府?你不想再见见那李云娘?见见颜沁?”慕容炎冰冷的声音有如那冬日时的寒冰冒着寒气,听得颜月浑身发颤。

完了,这一次直的是完了!难怪刚才慕容炎问自己龙袍也敢穿吗?难怪他的声音里有着杀机,自己刚才不仅仅用砚台威胁皇上,还穿了他的龙袍,这一次慕容炎一定会致自己于死地。颜月站着那里,身体紧张地发颤。

慕容炎就那么冷冷地盯着颜月,眸中充斥着冷漠与残忍。直盯着颜月额头的汗水大颗大颗的滴落,耳边方传来那冰冷的毫无温度的声音:“你若真的与那李云娘、颜沁两人再无瓜葛,她们的生死与你无关,朕放了你便是。那轿子确也是为你准备,现在你便可以离去。朕绝不食言!”

颜月大脑再次凌乱,这是真得吗?自己可以走吗?自己的耳朵不是听错了吧?那轿子真的是为自己准备的?颜月张开嘴,想要再问些什么,可慕容炎那可怕的表情却让颜月说不出什么来。所谓君无戏言,也许这慕容炎真的是愿意放自己离开。毕竟此时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用颜月的这个身份活着,只有数不尽的麻烦。且不说身后是一个背叛朝廷通敌叛国的家庭,就是单单面对这个可怕的皇帝都让颜月受不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说不定一会的功夫那皇上就反悔了呢!

脚步抬起,颜月却想到了那李云娘。真的从此与那李云娘从此没有瓜葛了吗?毕竟那是这身体主人的生母,就这般抛弃她吗?置她的生死于不顾吗?还有颜沁,虽然她对这前身并不好,可毕竟也是这身体同父异母的妹妹。这般离去,是不是也有些太不仗义!

左右思量,颜月的脚步竟钉在了原处,半天不得动弹。

“你怎么还不走?”身后传来冰冷地斥问。

“皇上,你如此圣明,都能放过颜月,为何不能放了二娘和颜沁她们?”颜月转过身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慕容炎愿意放颜月离去的这件事实让颜月突然对眼前的皇上充满了期待,期待他再善心发作,一并饶了家里的人那该多好。

“朕放了李云娘与那颜沁,再放了你那父亲颜文忠,再把朕的天下拱手让给他人,把朕的龙袍也送于他人?是这样吗?滚!给朕滚出去!”慕容炎脸色大变,手指着颜月直接撵人。

出去便是自由,留下便是数不尽的麻烦,颜月迟疑着,迟疑着。一面想往那大殿外走,可心中却有一个念头让自己迈不开脚步。放不下!怎么可能放下那李云娘和颜沁呢!脑子里似有千军万马厮杀在一起,颜月只觉脑子如同要炸了一般的难受。这一切让颜月再也没有了走的力气,低低地,慢慢地,颜月终是吐出了口:“皇--上,我--不--走--了!行吗?”

有那么一束说不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颜月的身上,颜月直等了很久方才听到慕容炎的声音:“你往殿外看!”

颜月听话地转头,只听得身后传来几声巴掌声,那大殿门竟缓缓打开,远远还可以瞧见那顶准备送颜月离开的轿子。就在颜月心中还有丝若有若无的遗憾之际,只听得嗖嗖声响,一枝枝箭头裹着油布,燃烧得吱吱着响的箭羽,直落入那轿中。瞬间升起一串串火舌,呼啸着燃烧起来。片刻之后,那大殿外只留下一片灰烬。

颜月许久许久方才回过神来,如果自己刚才选择离开,那结局只有一个,便是灰飞烟灭。原来他并不是真得要放自己走,而是要杀了自己!

“居然敢威胁朕,你有几个脑袋!朕的衣服也是你能穿的吗?朕的轿子也是你坐的吗?今天朕就是免了你的死罪,也绝不放过你……”慕容炎的话直听得颜月思维僵化,原来一切都是颜月自作聪明了。他一个皇帝,怎么可能被颜月手中的一个砚台威胁。

颜月只恨自己命运不济!前世被人害死,穿越再生,居然重生到这种倒霉人的身上!生不如死!颜月也没听到那慕容炎要如何处置自己,眼泪已落了下来。这一哭一发而不可收拾,想起二十一世纪爷爷奶奶,想起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想着自己还没有认真谈过一次恋爱便被好友陷害身亡,一切一切都让颜月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慕容炎盯着那坐在地上痛哭之人怒火飞扬,突然有一种想毁灭这世界的冲动,可偏偏却不知要从毁灭什么开始,让慕容炎又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从没见过女人如此放大放肆地哭过,那小脸都皱成了一团,脸上的泪像那小溪一般流之不尽,而那透明的鼻涕每每流到唇边时便被那小手用衣袖抺去。而那衣服正是慕容炎的龙袍!

慕容炎想要命令那大殿外等候的太监将这女人抬到那执刑司执刑,可张开嘴,却不知为何又闭了起来。可这般听得那哭声却还是让慕容炎忍无可忍!如果眼前的这个女人再不闭上嘴吧,慕容炎的脑袋就要炸开了。于是慕容炎再一次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动了武功,点了颜月的哑穴。这一次大殿里没有了那恼人的声音,颜月悲痛的心智再次回归现实。

“你想不想活?”话音没落,颜月已在拼命地点头。

“你想不要让李云娘与那颜沁活?”颜月再次拼命地点头。

“那你就给朕好好地表现!只要你有一点做的不好,朕就先要了她们的脑袋!”慕容炎狠狠地道,再次看到那小脑袋如小鸡啄米似地点着。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