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第6章 证明自己
04-13 09:33发布 | 3780字

颜月要保全自己,颜月更想换得李云娘和那颜沁的平安,而要证明自己并非无用之人,唯有用医术向慕容炎证明。因此颜月也不管那慕容炎是否同意,当即一只手紧握住他的手,另一个手开始认真地号脉。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

奇怪的是慕容炎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竟任由颜月细细地把脉。半晌后颜月发出细微地咦了一声,接着手竟毫不犹豫地解开了慕容炎的衣衫,目光锁在了慕容炎的胸口,这才轻轻地嗯了一声。慕容炎却在心中惊叹,想不到这颜月竟然只是把脉就能知道自己的肝脏受伤。

那华丽的床榻上,躺着一个秀美绝伦男子,如墨的发半铺半缭乱,胸前衣衫半解,露出那结实的胸肌。而那女子的白皙纤细的正在男子结实的肌肉上轻轻地抚摸,这情形落在谁眼中都是一番旖旎。可偏偏处于这情境中的两人都各怀心思。

“你这段时间是否有恶心呕吐,厌油腻,食欲不振的现象?”颜月微笑地问道,完全入了自己医生的角色。慕容炎不答,颜月自动视为没有。

“早晨起床有没有出现牙龈出血,或者平时出现过鼻子出血的症状?”颜月再次询问,慕容炎还是眼皮都不睁一下。再次被颜月视为没有。

“有没有感觉到疲倦乏力,性欲减退的现象?”这一次颜月话音没落,那慕容炎眉头颤抖了几下,终是睁开眼来,这样的表现被颜月自动视为有。

“你肝脏受伤后,虽然外伤复原,不过内脏却因为一直劳累过度,没有得到很好的保养,因此你的肝脏功能有些减退。肝脏是人体的生命塔,它具有着代谢、解毒、防御、造血以及其它很多功能,因此你必须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我给你开一药方和食方,争取药补和食补一起,另外注意适当休息,减少性生活,这样可以早日恢复。”颜月结束了号脉,准备开药方时才再次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

慕容炎缓缓地坐起,慢慢地站了起来,淡淡地问道:“减少性生活是不是便是减少房事?”

颜月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这才省起古人不说性生活,只称那事为房事。奈何这次慕容炎却似在这个问题上比较执着,接着再次问道:“那保持多少次房事可以?”

奶奶的,颜月有种想骂人的冲动!这男人呀,真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感情身体不好不要紧,不问药方只问性事。在这个男人心里,是不是每天都想着宠幸几个女人呀!想到此,颜月再次神色复杂地审视了一下那慕容炎,感叹造物主真是白给他生了一副好皮囊,可惜他若这般沉迷于女色下去,岂不是早早肾衰而死。颜月不由自主地翻了一下白眼回道:“正常一个星期两三次,皇上你现在虽然年轻,身体底子好,但也要注意休息,尤其肝脏没有恢复之前一个星期一次就行了吧!”

“那今天在大殿与你可算一次?”慕容炎追问着,眼神却极是认真。

这问题提得过于恼人,让颜月忘了处境直接怒回道:“刚才怎么可能算,你有那么多的女人,不会说连这事究竟怎么做也不知道吧!”话一吼完,瞅着那男人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颜月自动脸朝地,只恨地上没有缝隙,若有的话颜月一定会钻进去。

颜月等了许久没有等到狂风暴雨,也没有受到拳打脚踢,反之则有一湿润如玉的声音慢慢注入耳中:“朕听御医说起,阴阳失调则情绪暴躁,久之则伤身。你年已18,容貌丑陋无盐,至今都没有许配到合适人家,听说连门卫家丁都瞧你不上,想要达到阴阳调和已是不可能。朕思之刚才与姑娘若算是一次房事,也算朕是为子民做了一件好事。”

颜月此时恼怒无以伦比,这才知道这语言有时比那什么刀箭都伤人,颜月怎么也想不到这皇上身份尊贵,怎么还会这般对人冷嘲热讽!激动之下颜月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可惜的是在看到那慕容炎冷冷的目光时,唯有嘴吧不停地哆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容炎盯着那失色的小脸,那颤抖地却说不出话的嘴唇,心中莫名地掠过一丝快感。习惯了宫中一成不变的生活,习惯了那些唯唯诺诺的人,突然有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率性而为,这种感觉竟让慕容炎突然找到了一丝真实的感觉。只是那这感觉只是略一停留便消逝不见。帝王一定要有帝王的威严,如果让一个女子这般随意对自己吼叫,那慕容炎的脑袋才真有问题了!

“若不是因为你是颜月,就是有十个脑袋朕也取了去!想让这脑袋结结实实在留在脖子上,你就要小心你的言行。”慕容炎充满杀气的话让颜月再次颤栗。

“现在把药方和食谱写出来,朕明日会让御医看看再说。”慕容炎冷冰冰地说完,颜月身上已冷汗真流。

只可惜颜月满脸的惊叹在看到慕容炎桌上的毛笔再次僵化。二十一世纪颜月字写得就好比狗爬似的,比较符合做为医生的职业要求,只是现在若拿起毛笔,估计写出的字比狗爬的还要难看。

“皇上,要不臣女说,皇上写。臣―――女――字――写的不好看,不,不是不好看见,是十分不好看,是让人认不识……”颜月还想啰嗦下去,却听到慕容炎厌烦地问道:“你可识字?”

“我识字,我当然识字!”颜月有些激动,这话问得真羞辱人,自己可是二十一世纪的高材生,更是医学上的奇葩,若不是被人所害,再过两年当上博士后也很正常,怎么可能被人问可识字。

“朕是问你,可识得我大戎朝文字?”慕容炎头也不抬地问道。

“我……我当然识得!”颜月想了一下,当即回道。虽然颜月所用的这个身子自幼并不受宠,可毕竟是将军府的小姐,识文解字还是会的。话刚说完,却碰上那慕容炎略带嘲讽的目光,他就那么地鄙夷地盯着颜月,直盯着颜月心中发毛方才知道自己又错了。慕容炎他的问题居然是可识得大戎朝文字,而自己还想了想才回答,他本就怀疑自己不是颜月,此次当然更是认定了这个结果。

“从今天开始,你留在宫中,当然你的表现关系到那颜沁和李云娘的生死!”慕容炎目光灼灼地盯着颜月,只盯得颜月不敢抬头方才转过眼去。

“你不问我要父亲通敌叛国的证据了?你也不把颜沁她们送去当官妓了?”颜月犹觉不可置信,这个魔鬼就这般放了自己,放了颜沁,放了李云娘。可能吗?

“当然,你若想当官妓朕也愿意成全你,以你的相貌也许去当官妓对你真是好事。”慕容炎疲倦地闭了眼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慢慢地答道。这句话让颜月才生出的一丝感激之情瞬间灰飞烟灭,这个男人不仅心狠手辣,还典型的小鸡肚肠。

颜月不敢再回嘴,只能趁着那慕容炎闭眼的时间,将手比划成九阴白骨爪的样子狠狠地在空中比划,想象着那慕容炎白皙英俊的脸上出现一条条血痕而心中有些安慰。再虚空做了一个降龙十白掌的姿势,想象着把那慕容炎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心中当即快意无限。

“记住,朕留着你,因为你是颜月,三天,务必学会我大戎朝礼仪,否则朕先要了那颜沁的脑袋!”慕容炎的声音突然响起,颜月吓得一激灵,当即僵在了原地。以为他闭着眼睛,却没想到所有的小动作都落到他的眼里。慕容炎还想再次怒斥之时,却听到从颜月身上传来“咕噜”一声,诧异之时却再次听到那“咕噜”之声。

慕容炎满脸的杀气顿时消失贻尽,唇边竟不由得泛起微微的笑意。颜月跪在地上,突然有点想哭,奶奶的,幸亏没死,要不还是个饿死鬼!

面对着一桌子的精致的点心,颜月的形象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对慕容容的评价也由毫无人性转为还有点人性。毕竟慕容炎让人送来了点心,而且是一大桌子的点心。所谓饥不择食应该就是颜月现在这种感觉,直接拿起一块点心塞到嘴里,那可口的滋味让颜月从内心感觉舒服。

慕容炎诧异地盯着颜月吃饭的样子,脑海里只闪过四个字“有辱斯文!”。

颜月却不顾忌慕容炎的目光,嘴不停,手不停。颜月今日也重新认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吃东西时站着吃下得特别快。再看端坐在那里的慕容炎,似乎只喝了几口粥,用了一块点心便停下来。对慕容炎那如同猫一样的食量颜月直接给予鄙视。腹诽他若是饿上十天半个月,定会像自己这般毫无形象。

吃饱了,颜月也开始困了。累了一天,现在的颜月只想快些睡去。瞪着慕容炎,颜月期待着他快些让自己离去,随便给张床颜月便会沉沉睡去。

慕容炎在颜月的期盼中终于开口了,那迷人的声音传入耳畔颜月却似乎一点也没听清,不,不是没听清,而是不敢相信。因为慕容炎说的是:“朕要歇息了,你给朕再按摩一次,没有朕的许可,不可停下!记住,好好表现。”

欲哭无泪,刚刚因那点心才对慕容炎有的一丝好感,才下的“还有点人性”的评价再次回到“毫无人性”。感情给了那么多吃的,就是为了有劲好侍候他。颜月化悲痛为力量,再把那力量全部用到了慕容炎的身上。

“可以停下了吗?”良久之后颜月小声地询问,没有回答。某人不敢怠慢,再次从头来一遍。

“皇上,可以停下了吗?”再良久之后颜月累极虚弱的声音,还是没有回答。某人不敢偷功,再从头来一遍。

“皇上,可以了吗?”这一次没有等到回答,颜月已闭上眼睛,身子一歪,直接睡在了那人的身侧。

只可惜颜月的身体很快被那人推到了地上,虽然摔得不轻,可颜月却依旧沉睡不醒。

慕容炎却慢慢地张开眼睛,盯着那地上沉睡不醒的人良久良久,终是随手扔下一个被子,再转身睡去。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