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谋妃当道
第4章 别做的太绝
04-13 09:33发布 | 3814字

杨欣媛是谁?叶莲蓉当年毒死的人,又是谁?陆之遥心中一动,有些不该她知道的事情,几乎是一瞬间,全部闪进了她的脑子里。

陆之遥抬起头,看了眼空中清亮的弯月,无声的叹了口气。微凉的空气环绕在她的周边,让她觉得凉到了心底。

林逸翔温暖如春的和煦笑容,不时适宜的让陆之遥想起。

呵……看来披着人皮的鬼,不止他一个而已。

陆之遥慢慢地从地上站起,嘴角微微上扬,可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寒光从她的眼底迸出,陆之遥幽幽的看了眼叶莲蓉和陆之晴所在的房间,转身出了她们的别院。在走到院外的时候,陆之遥故意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枚石子,然后随手扔进了院里。在石子落地发出让屋内的两人无比在意的声响之后,陆之遥无动于衷的以极快的速度继续前行,赶在叶莲蓉冲出房间之前,就消失在了这周围,朝着属于她的偏僻地界而去。

陆之遥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被子躺在陌生的床上,脑子里想的全是刚刚她听的那些话。她需要一个藏身之地,如今这个身份这个地方对她而言,也许恰恰能帮她一把也说不定。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在这里长住下去的话,就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就是那对并不想让她活下去的母女。

怎么做才能扳倒她们,让自己在这相府里有一席之地?今天自己会遭到那番的鞭打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现在的身份虽说是陆远征的女儿,可实际上地位恐怕还不如那叶莲蓉或者陆之晴身边的一个得宠丫鬟高。听今天叶莲蓉和陆之晴的那番话,她能活到今天,是不是因为陆远征还对自己有一丝的怜悯?如果把希望放在陆远征的身上,又有几分希望能够翻身?

陆之遥不断的在心里想着,直到深夜,她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想了很多,思绪似乎也比之前清晰了很多。因为死过一回,因为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所以,今后的日子里究竟该做些什么,目标也就更明确了。

仇,一定要报。

林逸翔,她一定要杀。

“爹,娘。女儿不孝,都是因为女儿,夏家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过你们放心,女儿一定会帮咱们家讨回公道。他们欠我们的,拿我们的,我要让他们加倍的奉还,一定。”

陆之遥小声的喃喃自语着,双眼中充满了悲伤,溢满了血丝,可眼泪却始终都不见滴落下来。

几十条人命,就因为她,全部受到了牵连。她还有什么脸哭?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陆之遥紧紧地握着双拳,指甲嵌进肉里,阵阵疼痛告诉着她这一切都不是梦。从今以后,她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报仇。其他的,她什么都不要。

一夜无眠,第二天陆之遥早早就起来了。梳洗一番之后,把昨晚剩下的馒头找了出来,吃了一个补充了体力。陆之遥坐在窗口,头倚在窗框上,顺着打开的窗缝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发呆。

陆之遥不知看了多久,突然眉头一皱,快速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侧着身子贴到墙上,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从院外鬼鬼祟祟进来的男人,一身简单的黑色布衣,很常见的奴才打扮。他在环视了一圈四周之后,便慢步朝着房门走来。他的举动让陆之遥虽很意外,却也没有立刻采取什么行动。

房门被那人小心翼翼的推开,陆之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看着他走进屋来,一脸诡异的盯着自己。

“嘿嘿。”

轻笑声从男人的口中发出,关好房门,男人望着陆之遥站的地方,猥琐的笑着朝着她走去。

“你干什么?”陆之遥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并没什么好感,先不说自己认不认识他,就光看他脸上现在那副表情,陆之遥就有种想把他轰出去的冲动。

“干什么?”男子重复着陆之遥的话,停了下来,站在离陆之遥不远的地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大小姐,你这是在和我装糊涂呢吗?别忘了,二夫人她可是都答应把你许给我了。”

“把我许给你?”陆之遥上下扫视了一番眼前的奴才,在他走到自己面前,想要伸手碰自己的时候,陆之遥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去,躲开了他那双黝黑粗糙的脏手。“这事儿我爹知道吗?”

“哟,这还指望老爷帮你说话呐?”男子在听到陆之遥提起陆远征之后,嘴边的笑意也变的多了一分讽刺。“不是我说你,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你是咱相府的大小姐,老爷得给你找户好人家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我告诉你吧,我林荣肯要你啊,你就自己偷着笑去吧,也不瞧瞧自己什么模样,啧啧。”

林荣对陆之遥冷嘲热讽了一番,让陆之遥再一次清楚的明白了她在这相府究竟是什么地位。随着林荣接下来的举动,陆之遥终于不再假装柔弱,展开了反击。

“光天化日之下,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做的?!”

林荣想要扑向陆之遥,对陆之遥动手非礼的举动,让陆之遥觉得愤怒无比。他们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吗?!关于那些陆之遥的谣言,到底是不相干的外人传的?还是这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家人有意捏造的!?

陆之遥用力的把林荣的双手控制在他的背后,力气之大,让林荣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也疼得立刻呲牙咧嘴起来。

“疼疼疼,哎哟轻点!”林荣在喊了疼之后,才后知后觉的觉得不太对劲。这……是怎么回事儿?

“说!谁让你来我这的!”陆之遥不理会林荣的求饶,冷声询问着他。没有听到林荣的回答,可陆之遥的心里,却依稀的有了差不多的答案。

她虽然对这相府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了解,可这么想让她死的人,应该也没有几个吧?这林荣嘴里的二夫人,应该就是昨天的叶莲蓉,眼下除了叶莲蓉,还能有谁?

陆之遥还没来得及逼迫林荣说出事情的真相,就被外面又闯进来的人给吸引去了注意力。看着那大摇大摆走进房里的陆之晴,陆之遥身子一愣,猜到了一种可能。

“陆之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陆之晴一脸鄙夷的绕着陆之遥和林荣转了一圈,嘲讽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看看你们两个一副奸夫淫妇的样儿,这大白天的就耐不住,急着钻到一间屋子里来了?咱们陆家也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是谁教的你这么不知廉耻的?难道……是天生的不成?”

陆之遥安静的听完陆之晴的一番话,松手把林荣放开了。看着林荣有些惊恐的远离自己,朝着陆之晴靠近,陆之遥垂下眼帘,一声不吭。

“哼,贱人。”陆之晴冷笑一声,不客气的骂着陆之遥。她看着陆之遥的脸,愤恨的情绪让她的表情变的有些扭曲。“我倒要看看,你这次还能幸运到哪去!等着吧你,我非让爹打死你不可!”

陆之晴就这样大刺刺的在林荣面前,对陆之遥说出这样的话,让陆之遥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们,是一伙的。

陆之遥有些焦急的在心里想着对策,陆之晴是计划好的,她不可能一个人到这来。她想做什么?

“看什么看?还不把衣服脱了?”陆之晴不再理会一直不出声的陆之遥,把目光转向了那边的林荣。

“小姐。”林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陆之晴,话语间带着一丝恐惧。“老爷他不会牵连到我身上来吧?”

“你放心,有我和我娘……”

“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我若是真的被打死了,你一个奴才又能好到哪去。”陆之遥打断陆之晴的话,对上林荣闪烁不定的视线,陆之遥继续打乱着他的思绪。“我爹要是真的想让你死,你觉得光凭二夫人,又真的能保住你吗?她又有什么理由保你这一个没什么大用处的奴才?相府这么大,从来不缺奴才。你死了,自然就有别人顶替过来。只要有银子,难道还会缺卖命的狗奴才吗?”

陆之遥轻声开口,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对林荣说道。在说完话之后,陆之遥和陆之晴四目相对。

她本不想这么快就和陆之晴还有叶莲蓉对上,可是这和奴才私通的罪名,她实在是不想去背。看陆之晴的反应,恐怕叶莲蓉已经去找陆远征了也说不定。她怎么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和陆远征见面的机会,要是放任陆之晴和叶莲蓉这么放肆下去,岂不是要被牵着鼻子走了?

“妹妹,做事别做的太绝,给自己留条后路总不会错的。不知妹妹昨晚睡的,可还好?有没有做恶梦?有些事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二娘到底想做什么,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说,难道心里就真的不清楚了吗?”

【二更】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谋妃当道"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谋妃当道"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