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谋妃当道
第6章 人言可畏
04-13 09:33发布 | 3775字

平日里在人面前不光说话,就连一举一动都很难让人找出破绽的相爷,今儿个竟然有如此的表现。这让林逸南不得不觉得自己这一趟,果然是没有白走。

“凌奕,你过去瞧一眼,我先回去了。”林逸南收回自己的视线,一改之前的计划,对身边的人说道:“留意着点,那两个人凑到一起,若是被发现了有你好受的。”

“王爷不亲自过去听听太子和七皇子来此的目的?”

“确定他们来了,心里也就有数了。”林逸南微微一笑,笑里露出几分懒散和傲气。接着他便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陆之遥被关进了柴房,随着那木门被人重重的关上,陆之遥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一些。几句落井下石的嘲讽话,从那还没走远的家丁嘴中说出,最后飘进了陆之遥的耳朵里。可陆之遥却并不在意,心里只想着自己刚刚听到的那个人名。直到过了大半个时辰,陆之遥才打起精神来,四下扫视了一番她所在的地方。

陆之遥无力的坐到地上,自嘲的笑了笑。对于陆远征今天的表现,她不是没有失望的。但是相比那失望的情绪,陆之遥却更愿意去相信,自己以后的处境会慢慢的变好。陆远征的糊涂,也不会一直持续到永远。

天色就在陆之遥的胡思乱想中渐渐地变暗,肮脏凌乱的柴房里,没水没粮也没床,陆之遥只有靠近窗户的位置,才能借着窗外的月光看清楚一些自己身前的事物,却同样也要经受那从窗外吹进来的冷风。

夜深,人静,无眠。陆之遥抱着自己瘦弱的身子,蜷缩在墙角里,目光坚定的望着窗外。她想了很多,可却怎么想也没有想到,陆远征会把她活活的扔在这里三天,不管不问。

三天的时间,没有吃过一口食物喝过一口水的陆之遥,几乎是已经熬到了极限。她心里从一开始对陆远征的期待,最后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不见。

她不能死在这里,她还有好多重要的事情没做,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陆之遥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重复着,然后扶着墙壁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门前推了推已经被人锁死的房门。

前两天还有家丁在外看守,可是这第三天,陆之遥就已经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了。一丝苦笑在陆之遥的嘴角浮现,她垂眸思考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才能从这里逃出去。如果真的出去了,又该怎么面对陆远征和叶莲蓉还有陆之晴那些人的嘴脸。

就在陆之遥聚精会神想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忽然由远而近,进了院子里。陆之遥眸光一闪,连忙回到墙角处,扮成和之前一样的姿势,沉默的望着房门。听着锁头被打开的声音,陆之遥泛着血丝的双眼,迸发出阴冷的寒意。这么晚了,谁会到这里来?

推门进来的人,是陆之遥从没见过的。她原以为会是叶莲蓉和陆之晴两母女,想趁着没人发现对自己做什么,可是……

“小姐,你饿坏了吧!”手提灯笼的中年女子,在看到陆之遥还活着之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绾月,机灵点去外面盯着。”女子回头冲着身后的丫头嘱咐了一句,在她点头走出房间之后,女子才走到陆之遥的面前,将灯笼放到了陆之遥的脚边,接着掏出几个包子来递到了陆之遥的面前。

陆之遥警惕的看着女子,她很想问一句“你是谁?”,却又怕打草惊蛇,引人怀疑。

“小姐,想什么呢?”常蔓婷看着陆之遥盯着自己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是不是身子难受了?快吃点东西先填填肚子,等天亮了我就接着去求老爷放你出去!”

常蔓婷的脸上焦急的神情,让陆之遥冰冷的心划过一丝暖意。低头看着她手上的包子和水,陆之遥想了想,不再犹豫,在常蔓婷心疼的目光注视下,有些狼狈的吃着她带来的东西。

吃了一些东西,陆之遥也就恢复了一些体力。擦拭了一下嘴角,陆之遥低声开口,轻声说道:“谢谢。”

“真是委屈你了。”常蔓婷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都怪我没用,拖了三天才找了机会过来,我真怕晚了,小姐你会……”

常蔓婷说着说着,眼角泛起了泪光。这让陆之遥看见之后,不得不有些吃惊。

凭着她在相府的身份和地位,身边哪还有可能会有忠心的奴才?可眼前这女子的反应却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小姐,我知道你苦,可……”

“别哭了。”陆之遥扭头不去看常蔓婷顺颊而下的眼泪,“我还没死呢不是。”

陆之遥的一句话,让常蔓婷立刻就愣在了那里。她呆呆的看着陆之遥,有些不敢相信刚刚的那句话是从陆之遥嘴里说出来的。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陆之遥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开始发问。

“是老爷给的。”常蔓婷条件反射的回答着陆之遥的问题,继而猛然回过神来。“小姐,这次的事你也别怪老爷,他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二夫人这次闹的太凶,老爷是没办法了才会出此下策。”

陆之遥冷静的听着常蔓婷为陆远征说着好话,在她说完之后,陆之遥冷冷一笑,说道:“嗯,我不怪他。他是我爹,是宰相,不管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是谁?我不过是咱们相府谁都能唾骂能白眼的多余人罢了,我谁都不怪。”

陆之遥平淡的语气,让常蔓婷立刻心慌起来。她倒吸一口气,以为陆之遥是有了想要轻生的念头,连忙哀求道:“小姐你可得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过逝的夫人也不能寻死啊!”

“我当然要好好的活着,不然这么多年受的苦,怎么还给她们?!”陆之遥对上常蔓婷充满了惊讶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活的小心翼翼,自认没对不起过谁。可是他们,又是怎么对我的?我无意要害他们,他们却苦苦相逼想要了我的命。这仇,我怎能不报。”

陆之遥带着几分杀气的话,听的常蔓婷是目瞪口呆。这人真的是平时懦弱胆小,遇事只会哭哭啼啼的大小姐吗?

“既然是我爹让你来的,他有没有让你给我带什么话?”陆之遥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不让常蔓婷有机会想太多。

“老爷说了,让小姐别再去招惹二夫人和二小姐……”

“我从来没想过要招惹她们,这一点我爹心里应该很清楚。”事到如今,陆远征究竟是怎么想的,陆之遥也多少猜到一些了。就如陆之遥之前所想的一样,在这各揣心思的相府里,如果不是陆远征的话,自己说不定早就死了,不可能会活到现在。可是,陆远征对她这个女儿的“关爱”,也仅限于在这深夜之中的偷偷摸摸而已。想奢求他做更多,现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言可畏,我爹受不了那些关于我的流言,我能理解。可是难道他就没想过,若是散播谣言的人不除,这谣言就不可能会有停止消失的一天吗?他不让我死,究竟是因为我是他的大女儿?还是因为我这张和我娘有着几分相似的脸……?”

“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常蔓婷在陆之遥说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想要去捂住她的嘴,生怕被别人给听了去。

“小姐说的对!那些乱说话的人,就该撕了她们的嘴!”门口传来清脆的声音,让陆之遥和常蔓婷都看了过去。陆之遥嘴角微微扬起,看着那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走了过来,认真的看了自己一会儿后,说道:“小姐,你以前总是哭,我瞧都瞧烦了,如今终于哭够了吗?”

“绾月,别乱说话!”

“是啊,哭够了。”陆之遥在常蔓婷阻止的声音响起之后,淡笑着对那叫做绾月的丫头说道:“所以就想着要撕破那些人的嘴了。”

陆之遥之所以敢这么大胆的对这二人说这些话,完全就是因为她们的反应。陆之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若是真的如自己所想,那么也就多了两个能用到的人。若是她们是来演戏的,那就干脆在试探之后,杀了好了。反正这大半夜的,也没人看见没人知道。就算是明天天亮了,又有谁会相信,自己一个已经被饿了三天的人,有力气杀了这两个人呢?

“小姐,我帮你!我早就看她们不顺眼了!”绾月自告奋勇,忿忿不平的说道。看样子,似乎也是被欺压了太久,心中的怒火已经到了边缘,无处发放。“娘,你掐我干什么啊?”

绾月委屈的看向常蔓婷,皱眉说道:“你不是也经常说那些恶人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吗?咱们都被她们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还掐我!”

“就一张会说的嘴!我问你,你真想帮小姐,你要怎么帮?二夫人是什么人?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就会瞎叨叨!”

常蔓婷骂着自己异想天开的女儿,却不想,陆之遥已经从她们二人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消息来。

作者提示:如何追书?

【微信关注】点我关注,追书不用愁!关注即送阅书币!
【直接访问】将"http://m.mobi.cn"添加到手机浏览器收藏夹,直接打开"http://m.mobi.cn"并搜索本书标题"谋妃当道"
【百度搜索】在百度中搜索:魔笔传媒,点击魔笔传媒的链接并搜索本书标题"谋妃当道"

相关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返回顶部